《金缕曲》中,顾贞观(关栋天饰)送别吴兆骞(陈少云饰) 蒋迪雯 摄

本报记者 诸葛漪
  
  17日,新编京剧《金缕曲》在上海大剧院二度上演。《金缕曲》改编自北京人艺著名编剧郭启宏的话剧《知己》。大剧院院长张哲接受采访时透露一段趣事,双方接洽之初,郭启宏表示愿意赠送剧本,但大剧院执意要买,“如果送,改编下不了手,所以必须买。”

  作品改编获原作者认同

  《知己》讲述了清代才子顾贞观为营救知己吴兆骞,到相国纳兰明珠府上做教书先生,一等就是20年。然而,就在历经波折终于盼得故人归的时候,顾贞观却震惊地发现,那个昔日狂放不羁的江南才子,已变成一个苟且偷生的猥琐小人,几十年的真诚与坚持如同一个笑话。话剧有个体现人物性格的小细节:吴兆骞得救回到京城,丧尽文人品格,奴颜婢膝的他看到纳兰明珠,竟匍匐在地,捡取对方衣角上的草籽。《金缕曲》中,草籽变成了酒。这一修改一度让郭启宏难以接受,打了半小时电话“说理”。张哲回忆,“郭启宏安排草籽有其象征意义,草籽来自吴兆骞被流放的东北,风吹到哪里就粘到哪里,暗示其变色龙性格。但草籽很小,在大剧院舞台上观众很难看清楚,我们把它变成了酒,更符合舞台演出要求。郭启宏被说服了。《金缕曲》 上演时,郭启宏和妻子一起来看戏。最后郭启宏说,改得很好。”
  《金缕曲》是今年上演的第三部上海大剧院参与制作的戏曲作品。此前越剧《红楼梦》、昆曲《春江花月夜》均获得市场认同。其中,《红楼梦》与越剧院联合出品,《春江花月夜》上海大剧院成为第一出品方。张哲说,大剧院已不再只是单纯的场地提供方。

  “不能光出钱不问事”

  为何选择制作戏曲作品?张哲笑言,上海大剧院定位于综合性剧院,“我们演歌剧、芭蕾舞剧,举办交响乐音乐会,一度被人误解为外国大剧院。推出几台中国传统戏曲作品,上海大剧院又变成了一些人口中的上海大戏院。事实上,大剧院选择剧目没有题材、演出主体之分,只以质量论高下。”
  “既然挂上‘上海大剧院制作’,就必须体现出大剧院的特色。”张哲对“制作人”定义明确,“不能光出钱,不问事。称职的制作人应该整体调度,把握创作方向。”制作《金缕曲》时,上海大剧院严格把控每个环节。他透露,“为《金缕曲》寻找导演时,有的候选人想在剧本基础上二度创作,还有的导演想重新解构内容。我们觉得这会偏离剧本本意,都没答应。”这并非盲目自大,而是基于对市场的充分认知,在张哲看来,剧院直接与观众面对面,能更加直观地提供市场讯息,明确演出需求。《红楼梦》中,元妃以“半副銮驾”仪仗登场,在舞台上营造出达40米的纵深感,迥异于传统舞台;《春江花月夜》生生死死、若即若离的传奇,也是大剧院做市场调查时发现年轻观众喜欢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