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祥符调

祥符调,豫剧的一个分支,是中国戏剧艺术璀璨星河中的一颗明星,是戏剧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

明代时,开封曾一度被朱元璋定为陪都,名叫“北京”,并封其第五子朱橚为周王,豪华富丽的周王府便坐落在北宋故宫上。当时,开封仍是一座繁华的都市,同时也是全国的戏曲中心之一。明代开封戏曲艺术的繁盛得益于周宪王朱有焞。他把自己一生的主要精力,都投入到戏剧中。著有《诚斋乐府》一书,收录杂剧31种,在明代的剧作家中,流传下来剧作最多的,就是这位不爱江山爱戏曲的周宪王。当时,开封艺人云集,被称为“中原弦索”,到明末开封尚有梨园七十八班,小吹打二三十班,清唱遍及全城。

明朝末年,开封经受一次前所未有的洪水浩劫。清王朝建立后,经历明末战乱的中国有了一段相对稳定的时间,经济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形成了长达一百多年的“康乾盛世”。在全国范围内,兴起了一场新的戏曲浪潮,川剧、秦腔、汉剧、楚剧、淮剧、扬剧等相继涌现,京剧也应运而生,打破了昆腔一统天下的局面。也就是在这时,梆子戏在开封周围悄然兴起。乾隆年间,住在开封城南朱仙镇北门附近的著名梆子戏艺人蒋扎子,开科授徒。数十年间,蒋门班培训了大量的梆子戏演员。道光年间,黄河在开封一带决口,朱仙镇周围尽成汪洋,蒋门班无法维持下去,便向四方流落、发展。艺人相传至商丘一带的,形成豫东调;流入漯河、周口、许昌的一支,被称为沙河调;传到濮阳一带的叫大高调;传到洛阳、密县附近的,和当地唱腔融合,形成了豫西调。旧时,就连安徽和苏北的一些梆子艺人,也自称是蒋门的传人。后来,全河南省的梨园行共同筹资,在蒋门班旧址上,建起一座雄伟堂皇的“明皇宫”,俗称“老郎庙”、“庄王庙”,成为河南省戏剧艺人朝拜的圣殿,每逢农历四月二十三庄王爷诞辰,全省梨园的名角都要齐聚在这里,举行仪式敬神散福,并进行会演,切磋技艺,交流情感。现存在开封市博物馆的《重修明皇宫记》碑,记述了七十多个戏班和大量艺人捐钱修庙的盛况。

公元1008年,宋真宗改年号为大中祥年,附郭都城的开封县也改名为祥符县,在开封一带演唱的梆子声腔,就称为祥符调。作为豫剧的主流,祥符调在继承了自宋代“路歧人”一脉相传的演唱风格的同时,又吸取了在开封一带盛行的锁南枝、傍妆台、山坡羊、耍孩儿、驻云飞、醉太平、寄生草等民歌腔在内的其他戏曲艺术,经过数百年的发展,逐步形成了自己粗狂、高亢、激越,古朴醇厚、委婉明丽的风格,在民国初期走向繁荣,不但从农村的高台走向省城开封的戏院,而且还涌现出一大批著名的演员,如王海、李剑云、贯台王、李庆山、王续亭等。封丘县清河集的小天兴窝班,为祥符调的发展繁荣做出了突出贡献,班主许长庆和教师孙延德,穷尽毕生精力,培养了大量祥符调演员。豫剧祥符调发展到鼎盛是以一批女演员走上舞台并成为台柱子为标志的。

20世纪30年代,在开封的豫剧舞台上活跃的著名祥符调女演员有很多,在豫剧的“五大名旦”中,陈素真、马金凤、阎立品都是在开封师从祥符调艺人,由此踏上成就大师之路的。常香玉成名于开封,正是在豫西调的基础上借鉴了祥符调的声腔特点,才使其演唱艺术迈上新的台阶,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崔兰田也和祥符调有着不解之缘,曾受过樊庭、陈素真等人的帮助和教益。与“五大名旦”齐名的桑振君,出生在开封县,其唱腔也是以祥符调为渊源。1938年6月,开封沦陷,大批祥符调演员被迫离开省城开封,四处流浪,同时,也把豫剧艺人带到四面八方,为豫剧在陕西、甘肃、青海、新疆、山东、山西、安徽、河北、江苏、湖北以及黑龙江、吉林、辽宁、四川、西藏、贵州乃至台湾地区的流播和发展作出了贡献。把豫剧祥符调推向高峰的是樊萃庭和陈素真。从1934年开始,樊萃庭和陈素真合作,创作出一大批被称为“樊戏”的经典剧目,并对豫剧的舞台、唱腔、化装、表演、音乐等进行全方位的革新,做了大量开拓性的工作,使豫剧艺术提高到一个新的境界,奠定了豫剧成为中国最大的地方剧种之一的基础。樊庭被誉为“近现代豫剧之父”;陈素真被誉为“豫剧梅兰芳”、“豫剧皇后”和“梆子大王”。

解放后,豫剧祥符调又有新的发展,全国各地活跃着一大批卓有成就的演员,演出了一大批脍炙人口的优秀剧目,在全国广有影响。豫剧祥符调在流播发展的过程中,与其他的豫剧流派相互借鉴、融合,乃至不断吸取其他姐妹艺术的营养,不断丰富发展,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