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克敌荣归》剧本 樊粹庭 编剧

《克敌荣归》剧情简介:

明英宗御驾亲征,被元兵所困。于谦征兵救主,将柴夫黄克敌征招入伍。其妻华慧娟在家孝敬瞎婆,非常贤德。地保褚有用,调戏慧娟未遂,造谣克敌阵亡。举家悲恸之极,克敌救主荣归,带回诰封,夫荣妻贵,光耀门庭。

人物表:

英 宗 明英宗

于 谦 兵部尚书

也 先 元兵元帅

黄克敌 樵夫从军后为总兵

黄 母 黄克敌之母

华慧娟 黄克敌之妻

褚有用 地保

王 振 太监

中 军

明兵将

衙 役 丑扮

众乡亲

《克敌荣归》第一场 亲 征

【二将起霸上,众龙套引太监王振及英宗戎装上】

明英宗:(引)京城腾御龙,立神功,

誓将元兵荡平。【坐大帐】

(诗)可恨元寇太不良,

屡次南来范边疆。

寡人御驾亲北征,

要与国家争荣光

(白)孤,大明天子正统在位。可恨元家鞑子死灰复燃,贼首也先率领贼寇,屡次南范,奸淫烧杀无所不为,真乃欺人太甚!因此,寡人御驾亲征,誓灭贼寇。来到土木地方,与贼相距不远,但听一报。

【探子上】

探 子:(白)报,鞑兵杀来!

明英宗:(白)众将官,迎敌去者!【更衣】杀!

【齐下】

豫剧《克敌荣归》第二场 被虏

【众鞑兵将引也先,大明并将引英宗 分上】

英 宗:(白)哇!来者何人?

也 先:(白)大帅也先。

英 宗:(白)也先!屡次犯僵,还不下马受死。

也 先:(白)胡说,杀!

【混战,齐下】

【明兵将败上,元兵追上,英宗落后,马失前蹄,落马被擒】

也 先:(白)绑下去。

【齐下】

豫剧《克敌荣归》第三场 征兵

黄克敌:(内)走哇!

【黄克敌背担子上】

(唱)昨夜晚细雨洒轻尘,

旭日斜照柳色新

花开遍地春光尽,

深山来了打柴人。

(白)俺,黄克敌,乃山西蔚县人士。自幼父亲亡故,撇下母子二人,苦度光阴。不料老母因操劳过度,二目失明,多亏我的贤

妻华氏慧娟,贤德和顺,侍奉高堂,才得老母欢心。是俺每日上山打柴,买米奉母,倒也快活。今日天气清和,快快走动

便了。

(唱)黄克敌入深山去把柴打,

打来柴换成钱买米归家。

我的妻华氏女人人夸她,

奉高堂睦邻舍做事无差,

她好比天河女从天降下,

好针线会织布又会弹花,

老母亲走一步须她扶架,

每日里做饭烧水不嫌事杂,

入深山来打柴心无牵挂,

想起来贤德妻气力增加,

急忙忙将担斧一起放下,

用力气来砍柴不敢偷滑。

【黄砍柴,褚有用上】

褚有用:(唱)

适方才在县衙领了命令,

为国难下乡去来派壮丁,

吾村中有一个黄家儿子,

年纪轻身个好正好当兵。

(白)俺,乃地方褚有用。正因大明正统皇帝,御驾亲征鞑子,兵败被虏,进逼京城。景泰帝登基以来,特命兵部尚书于谦大  人,募兵勤王。今日县太爷传出命令,征援乡村二十岁以上二十五岁以下男儿,都得前去当兵杀敌。想起我那一保之

内,有个小伙子名唤黄克敌,生的十分魁梧,新娶的媳妇,又是十分美貌,真是令人又羡慕又嫉妒,所以才把他的名字

上了壮丁册子,是要活活的将他们分开哟!

(唱)褚有用心欢喜得意洋洋

活活的分开了一双鸳鸯

迈大步我只把山岗来上

简克敌正砍柴汗湿衣裳

(白)那边厢是克敌吗?

黄克敌:(白)褚大哥唤我何事?【回头望】

褚有用:(白)克敌呀! 【走上前】

(唱)克敌你是不知晓,

听俺与你说根苗。

正统皇帝亲带兵,

并有文武征北朝。

可恨王振戎机误,

土木地方把祸遭。

于谦大人征兵将,

发兵救主志气豪。

你也编入壮丁册,

须到阵前立功劳。

去的快了还有赏,

去的迟了吃一刀。

黄克敌:(白)怎么,我也被编入壮丁册内,须要到阵前打仗么?

褚有用:(白)正是!今日须要到衙内报到,倘若延迟,以军法从事!

黄克敌:(白)大哥呀!

(唱)听一言来心自想,

救国救主理应当。

必须回去对家讲,

打点行李辞高堂。

大哥且回家中等,

绝不误卯累你遭殃。

辞别大哥担柴走。

褚有用:(唱)今晚一定到我庄,

(白)你要去的呀?

黄克敌:(白)绝不失信,请了吧!

【分下】

豫剧《克敌荣归》第四场 别家

【华慧娟搀黄母上】

黄 母:(念)不幸儿父把世下,

我儿樵柴度生涯。

【坐,华慧娟为母捶背】

(白)老身周氏,少年嫁黄大用为妻,生下一个儿子,名唤黄克敌,不幸那年老头儿下世,撇下俺母子二人,苦度日光。才将我

儿熬大成人,倒累的我两眼双瞎,多亏我这贤惠媳妇,左右侍奉着我,甚称心意。我儿每日深山打柴,为何这般时候,还

不见回来?

正是!

(念) 儿是娘心肉,

出门母担忧。

黄克敌:(内白)走!

【黄克敌上】

黄克敌:(唱)适才间听地方讲说一遍,

回家去对老母禀告一番。

进门来见母亲施礼来见,

问老娘今日里你可安然?

黄 母:(唱) 我的儿去打柴甚是劳累,

回家来用不着这样大礼。

叫一声贤儿媳替我搀起,

你快到厨房内去把茶提。

【华下,黄坐】

黄克敌:(唱)老母亲休张忙草堂坐稳,

有一桩大事情细对娘云。

今日里去打柴饱餐一顿,

山岗上遇见了当差之人。

【华暗上】

他言说北国哩鞑子们桀骜不驯,

率领着虎狼兵要把咱吞。

又杀人又放火恶都做尽,

又将那正统帝掳入虎群。

吾朝中于尚书忠心实甚,

征壮丁发大兵搭救黎民。

县衙里办公人抽派着我,

【黄母惊,华慧娟碗落地】

限今日去报到军法无亲。

因此上回家来与母谈论,

拜别了老母亲要去从军。

黄 母:(白)怎讲?你要去当兵吗?

黄克敌:(白)儿也是出于无奈呀!

黄 母:(白)呵!说是我的儿呀,我的儿呀!

(唱)我的儿你做事心实太狠,

去从军撇下了年迈娘亲。

娘为你只累得一身病症,

娘为你只累得二目暗昏。

鞑子来咱就当他的百姓,

母子们死一处不去从军。

黄克敌:(唱)老母亲讲此话言语气忿,

一句句似钢刀刺在我心;

儿怎忍离母亲万里远奔,

若不去衙门内要来拿人。

黄 母:(唱)我的儿讲此话令人气忿,

只气得为娘我咬碎牙根。

他拿人儿躲起叫他拿我,

是县官是衙役我与他拼。

【黄母碰头,华慧娟拦,跪地】

华慧娟:(唱)老母亲慢动气听儿告禀,

为儿媳有言语娘听分明。

咱中国有外患遭了不幸,

众黎民各家户不得安宁。

明主爷去北征为了百姓,

误听信王振贼遭困北庭。

休说那谁为主是谁民无关轻重,

要知道忘了国受祸非轻。

男被杀女被奸任人拨弄,

有庄田和银两想花不成。

到那时你的儿你儿媳俱死强横,

撇下了老母亲何人奉承?

大忠臣救国家人人崇敬,

卖国的狗奸贼落下骂名。

你的儿去从军功名注定,

儿做官母受封多么光荣。

黄 母:(白)懊!

(唱)贤德媳讲出了一派正论,

一字字一句句感动我心。

像他们新婚爱倒能割舍,

难道说年迈人还要发昏!

(白)也罢!

(唱)为国家讲不起儿把孝尽,

只要他到阵前能杀敌人。

叫儿媳回房去行囊整顿,

华慧娟:(白)遵命。

黄 母:(唱)儿呀,你随娘到厨房,娘烙油馍,

带在儿身好去从军。

(白)随我来。

【拉黄克敌齐下,华慧娟转身】

华慧娟:(唱)

老母亲拉奴夫去到厨房,

她命我到小房打点行装。

取几件粗衣服他好更换,

取几对皂布鞋包内收藏。

奴这里一件件收拾停当,

紧紧包交与郎带在身旁。

手托着小包裹出门就走,

猛然间想起了心事几桩。

奴的郎去从军要把阵上,

万一间有好歹难见老娘,

俺二人似鸳鸯妇随夫唱,

从此后孤单单好不凄凉。

这些事一桩桩不敢再想,

我只得跪尘埃祝告上苍:

奴丈夫为国家沙场去上,

老天爷你在上保佑安康,

一保佑奴丈夫无灾无殃,

收失地拯黎民捍卫边疆,

二保佑老婆婆身体强壮,

又能吃又能喝无有忧伤。

千祝告万祝告祝告不尽······

【黄克敌暗上】

黄克敌:(唱)黄克敌闷悠悠来取行囊。

【华慧娟急起立,拭泪】

华慧娟:(白)收拾好了。

黄克敌:(白)我要拜别老母,赶快动身。

华慧娟:(白)既然如此,我们一同请出母亲。

【出门】

黄克敌

(白)有请母亲。

华慧娟

【黄母上】

黄 母:(唱)忽听儿媳请一声,

来到院中问分明。

行李可曾收拾净?

华慧娟:(白)好了!

黄 母:(唱)我的儿何时要启程?

黄克敌:(唱)适与役人约会定,

一时三刻须前行。

黄 母:(唱)吾儿此去要奋勇,

杀退外国鞑子兵。

黄克敌:(唱)母亲不必苦叮咛,

孩儿定要立大功。

黄 母:(唱)儿媳你去把他送,

你二人叙叙夫妻情。

华慧娟:(唱)家撇儿媳把孝行。

黄克敌:(唱)有不是来将她教。

华慧娟:(唱)该训该打莫宽容。

黄 母:(唱)你二人讲的什么话?

贤德儿媳娘心疼。

(白)我儿起来!

黄克敌:(唱)叩罢头来抽身起。 【齐起】

华慧娟:(唱)我把老娘搀房中。 【搀母下】

黄克敌:(唱)咳!年迈老母我难侍奉,

泪珠点点落在胸,

仰面向天暗祝告,

保佑我母常康宁。

我恋恋不舍年迈母,

母亲!

母也难舍儿亲生。

回房与母把话禀,

【华慧娟上】

华慧娟:(唱)母亲安息莫动惊。

黄克敌:(白)怎讲?母亲安睡了吗?

华慧娟:(白)安歇了。

黄克敌:(白)天色不早,我们该走了哇!

华慧娟:(白)待我送你一程。

黄克敌:(白)将门带上。【华关门,齐出门】

母亲啊!

(唱)

黄克敌出门来低头暗想,

心眷恋老母亲阵阵悲伤。

我出门撇老母无人奉养,

我的妻柔弱女怎奉高堂?

华慧娟:(唱)

奴丈夫你且把宽心来放,

家中事有为妻一人承当,

又织布又弹花侍奉婆母,

拿针线换成钱供养老娘。

黄克敌:(唱)我的妻真贤德人人敬仰,

比前代孟光女还要贤良。

华慧娟:(唱)奴丈夫你不必将我夸奖,

路途中要保重多多安康。

黄克敌:(唱)多谢了我的妻一番好意,

一件件一桩桩我记心肠。

正行走来到了三岔路上,

叫贤妻你听我细说端详。

(白)贤妻,来在三岔路口了,你回去了吧?

华慧娟:(白)我再送你一程吧!

黄克敌:(白)送客千里,终有一别,还是快快回去,免得老母挂念。

【华不语低头,交行李,分走,看,华作手势,急唤】

华慧娟:(白)郎君请转,郎君请转。

【黄克敌急转】

黄克敌:(白)贤妻讲说什么?

华慧娟:(白)郎君此去,奴还有几句言语嘱咐与你。

黄克敌:(白)贤妻请讲。

华慧娟:(白)这次夫君北上,尽管把宽心来放,家中事妻照管,织布弹花,奉养高堂,但愿你一心一意为国尽忠,为家增光;两军阵上

奋勇杀敌,莫当俘虏投顺外邦;英雄豪杰,人人敬仰,忍辱降敌终究丧亡;贼人所到奸淫杀抢,男女老幼都会遭殃;你为

邻舍、为家乡、为妻子、为老娘,都要拼命在沙场,你若爱我把贼扫荡,贪生怕死你我相见无日了。

(唱)你若是立了功把贼扫荡,

得了官救了国多么荣光。

若是怕拼命跑回家乡,

定要悬梁死不见懦郎。

黄克敌(唱)

听罢贤妻讲一遍,

丈夫一一记心间。

此番出门去作战,

忠心赤胆保河山。

军阵打罢三通鼓,

冲锋陷阵我当先。

只要前有敌人在,

哪怕枪刺与箭穿。

我与贼人遇见面,

吃他肉、喝他血,

抽了他的筋、剥了他的皮,

我的心才安。

我若是遭不幸鲜血染腥膻,

好男儿死沙场倒有何难。

我越说越讲越是奋颠,

与贼人海深冤仇不共戴天。

辞别了贤德妻迈步就走。

华慧娟:(唱)上前去我拉着奴的夫男。【拉】

黄克敌:(白)贤妻撒手!

华慧娟:(白)也非是有为妻将你纠缠,

你衣服破烂了不堪雅观。

黄克敌:(白)唔!

华慧娟:(唱)

用手儿在头上取下针线,

奴丈夫请坐下奴好补裢。

一阵阵密密缝针线不断,

比你我千里远情用线牵。

包裹内衣和鞋你随时更换,

脱下了脏衣服洗净晒干。

途路上你莫要胡吃乱咽,

你若你得了病无人在床前。

你去到千里远奴心千里,

纵有那千万语嘱咐不完。

黄克敌:(唱)

我的妻真多情令人可感,

真不愧贤良女闺中魁元。

为国家顾不得夫妻团恋,

有劳了贤德妻苦守孤单。

贤德妻耐心等等夫回转,

等丈夫回家来同谢苍天。

你对我大恩情人人得见,

为丈夫记在心不需明言。【看】

夫妻途中把话谈,

红日滚滚落西山。

辞别贤妻往前赶,

妻呀!

相逢除非在梦间。【急下】

华慧娟:(白)夫君慢行,小心路径。

【黄克敌至场门】

黄克敌:(白)贤妻,回去吧。

【华慧娟转身叹,猛有所思,急唤】

华慧娟:(白)夫君急转,快快急转!

【黄克敌急回】

黄克敌:(白)我妻还有什么话讲?

华慧娟:(白)奴夫此去,未带多少盘缠。

【由头上簪】这有玉簪一支,途中无钱,将它典卖,若是不卖,见了玉簪,就算见了我了,你········收下吧

【华哭,黄克敌收下,并代拭泪。丑上,咳,黄克敌、华慧娟两旁观看】

丑: (白)时辰已到,快快走吧!【丑拉黄克敌下,华慧娟追唤】

华慧娟:(唱)

实可恨那役人真太无情,

手拉着奴丈夫走去如风,

奴有那许多语远未讲尽,

但愿得此一去早立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