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振君传》晋演北京城

桑振君刻画人物十分注意分寸,开始劝女婿是和风细雨,她用豫西调的“慢二八”开始,“在宫院我领了万岁的旨意,上前去劝一劝我的驸马儿”。唱腔委婉细腻,循循善诱。

1961年,桑振君所在的许昌专区豫剧团,接到了进京演出的指令。

进京演出对剧团和演员来说是莫大的荣誉,当时河南能参加进京演出的剧团不多,省里6个,地方7个,一共是13个剧团。省里的剧团是河南豫剧院的一、二、三团,省曲剧团、省京剧团和省话剧团。地方剧团是郑州、开封、洛阳、安阳四个市的豫剧团,周口专区的越调剧团和许昌专区的豫剧团、许昌专区的越调剧团。省里的剧团自不必说,这7个地方剧团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是因为它们都有名声远扬的艺术大家。

郑州是省会,有陈素真的徒弟华含蕊领衔;开封是七朝古都,当时的王秀兰、王敬先、王素君这“三王”实力不凡,叫得很响;洛阳是九朝古都,领衔主演是大名鼎鼎的马金凤;安阳虽然在名气、规模上比不上郑、汴、洛,但有如雷贯耳的崔兰田领衔;周口的越调剧团有被周总理誉为“活诸葛”的申凤梅领衔;而许昌专区则有两位艺术大家,一个是名声显赫、坐镇越调剧团的领衔主演毛爱莲,一个是被豫中南地区老百姓誉为豫剧旦角三鼎甲之一的桑振君。

剧团在进入中南海演出之前,按照有关部门的安排,在前门外的广和剧场先上演了一场桑振君主演的《白莲花》。

广和剧场虽然不是很大,但历史悠久,是北京外城最早的一个戏院。这个戏院建在明末,康熙帝曾到此看戏,并赐台联:“日月灯,江海油,风雷鼓板,天地间一番戏场;尧舜旦,文武末,莽操丑净,古今来许多角色。”清咸丰年间,二甲进士陆润亭为之所写的“学君臣,学父子,学夫妇,学朋友,汇千古忠孝结义,重重演来,漫道逢场作戏;或富贵,或贫贱,或喜怒,或哀乐,将一时离合悲欢,细细看来,管教拍案惊奇”的台联,更是对仗工整,寓意深刻。

桑振君那天晚上演出的《白莲花》一时产生轰动,北京戏曲界的许多名家到场观看了这场演出。他们没有想到,河南的一个地方剧团竟有这么好的唱腔和舞美。演出过程中,掌声不绝于耳;演出结束后,一些热心的观众伴着掌声,手捧鲜花,纷纷上台与演员合影留念。

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荀慧生大师看后十分高兴,并对桑振君的表演大加赞赏。第二天上午,荀慧生特意把桑振君接到他家里,当着他家人的面称赞她说:“你的唱腔很美,台步也不错,很有特点!其他省份进京演出的戏曲演员不少,但我所看过的戏曲演员,都没有用前脚掌走台步的,你的这种台步把一个神话故事剧中的白莲仙子,表演得潇洒、飘逸,很有美感……”听到荀慧生大师的肯定,桑振君很感欣慰,也很激动,她赶忙说:“荀先生过奖了,还请您多多指教!”

荀先生是桑振君敬佩的艺术大师,她不失时机地就有关问题当场讨教,荀先生微笑着说:“你做得已经很好了,一些手势和动作如能稍加改进将会更出效果。”荀先生边说边当场示范,桑振君认真地跟着荀先生表演,并揣摩着改进的动作。

不知不觉,已临近中午。荀先生热情地留她在家吃饭,桑振君觉得实不敢当,便推说有约,婉言告辞了。这一天,桑振君特别兴奋。

第三天晚上,许昌豫剧团按期在中南海怀仁堂演出了《下陈州》。在广和剧场的成功演出给了他们极大的鼓舞,这时他们已经不那么紧张了。王在岭在这出戏中扮演包公,桑振君扮演的是赴京告状的民女张桂英。周总理的夫人邓颖超观看了这场演出,并对该剧给予高度评价,演出结束后还特意与桑振君合影留念。可惜这张珍贵的照片在“文革”中红卫兵抄家时丢失了。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