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茅威涛



温州市瓯剧团一级编剧张烈


中国戏曲学院教授、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傅谨


中国戏曲导演学会副会长郭小男

温州网讯 10月13日上午,第三届中国越剧艺术节重要活动之一——越剧研讨会在温州人民大会堂举行。“越剧要折腾,要市场化、平民化”这一观点,成了会上众多嘉宾的共识。

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茅威涛

舞台中间的人不折腾越剧就很难兴盛

熟悉我的人知道,演出前我通常“魂不守舍”、“六亲不认”,要保存体力精力,以便以更好的状态面对观众。

在新媒体时代,“折腾”可以让整个越剧界得益。记得袁雪芬老师曾对我说:“搞改革,编剧要改革没有用,导演要改革没用,院长要改革也没用,文化局局长要改革也没有用,必须站在舞台中间的那个人想要改革才有用。”

老人家说得多精辟啊!假如我们这些站在舞台中间的人不折腾,越剧就很难兴盛。袁雪芬老师就是一个爱折腾的前辈,她把越剧折腾成了具有广泛影响的大剧种。现在,如果没人折腾,那越剧生存发展的空间就只会越来越逼仄,更谈不到光明前程。

温州市瓯剧团一级编剧张烈

要平民化吸引更多没看过的人

越剧流派是演出来了。艺术家自身修养、繁盛的演出市场和观众认可,三个条件缺一不可。比如,京剧主角要演4个“码头”,北京、上海、武汉和天津,获得观众认可,才算真正的“角”。

如今,观众的审美变化加上舞美技术的改进,都会造就戏剧的变化。时代不同了,越剧要与时俱进,茅威涛先生郭晓男排了新版《梁祝》,很不错。这就是强烈的创新意识,促进艺术家们走创新之路,赢得更多观众,繁荣市场。

中国戏剧编剧要多创作一些观众喜欢看的戏剧,要使越剧平民化,吸引更多没有看过越剧、对越剧不关心、甚至有误解的人。

中国戏曲学院教授、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傅谨

农村民营剧团无法进城 加剧越剧在城市中的困境

如果说现在越剧仍然面临各种困难,那么,关键的问题并不在农村,而在城市。

城市地区各大剧团的作用和效益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关键是由于城市剧场的演出市场开拓与越剧整体的状况并不相称,或者说,城市剧场演出根本没有充分承担起引领和带动越剧整体发展的功能。

我们遭遇的尴尬不仅是城市剧团与剧场经营的困难,还有城市与农村的演出市场明显且严重地割裂。换言之,城市地区越剧的演出市场萎靡不振,然而,农村依旧存在的数以百计的民营剧团却完全无法进入城市,无法在城市演出市场中发挥它们像农村所发挥的作用,因而加剧了越剧在城市中的困境。

中国戏曲导演学会副会长郭小男

戏剧要发展必须赚钱 不然只能自娱自乐

戏剧是演给观众看的,中国戏剧要想发展必须走向市场,必须赚钱,不然这些艺术产品永远跟不上时代,只能自娱自乐。

在一些国际艺术节上,主办方都不要京剧,因为一看京剧就只看到翻跟头的“猴”,其实戏剧远不止这些。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新编的《二泉映月》、《孔乙己》,就是想赚钱,走出原有的落后格局。

现在,3年一个昆剧节,3年一个京剧节等等。这么多的节,与剧种发展有多少关系呢?比如昆剧,3年能写出一个剧本吗?这些节里的许多剧目很难在市场上流通起来,比如,评委觉得这部戏好,但一到市场上,它未必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