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当晚还有一个惊喜——梅兰芳之子,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特地赶到现场,共叙梨园佳话。原来,上昆与《牡丹亭》的渊源,最早是1933年梅兰芳主动请缨参加上海昆曲保存社的昆曲义演,和俞振飞搭档首演《游园惊梦》,近20年后的美琪大剧院,两人二度合作《游园惊梦》,连演11天,轰动全城。第三次合作是在1959年,梅、俞合拍《游园惊梦》电影,两位大师的合作,在俞振飞的口中是“杜丽娘和柳梦梅把我们两个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因此,梅葆玖把这次亮相视为再续梅俞二位的《牡丹亭》情缘,“我作为一个八十岁的老演员,能够参加今天这样的盛会,和从上海来的一代昆曲精英和名家在清华欢聚,这将成为昆曲历史的佳话”。

梅葆玖透露,自己从小就在梅兰芳的要求下学习昆曲,“父亲以他亲身的经历和我说,‘你必须学昆曲’,他说的不是‘应该’、‘尽量’,而是‘必须’二字。父亲在我学戏方面,把昆曲看得比京剧还重,父亲很慎重地请传字辈的朱传茗老师到家里来,和朱老师共同研究,从何处入手,学哪几出,一一落实,甚至朱老师给我排曲子时,他还常常过来看看”。

梅葆玖介绍,梅兰芳一生演的昆曲非常之多,“有47出(折)之多,这个量是相当惊人的。所以,梅派的形成,从昆曲方面讲,下的功夫真不是一般的”。梅兰芳喜欢昆曲,所以梅葆玖小时候就跟着父亲一起演出昆曲,“像《思凡》、《游园惊梦》、《金山寺、断桥》、《刺虎》、《春香闹学》,解放那年,我已经开始边学边演”。梅葆玖记得1949年12月初在上海,梅剧团在中国大戏院唱了一个多月,他们父子合演的《游园惊梦》唱了八次之多,他说,“演了八次就等于上了八次课,难怪父亲用了‘必须’二字。这八次《游园惊梦》 父亲都是和俞振飞先生合作的,大家都知道俞振飞先生是杰出的昆曲艺术家,他在昆曲方面对我们父子以及众多梅门弟子的帮助是有重要意义的,直到他80多高龄还帮助我,合作了《奇双会》。他逝世后,他的继承人蔡正仁又继承了我们之间的合作。这是多好的民族文化传统啊!”

这样的“两代情缘”,梅葆玖认为,“没有昆曲就没有梅派艺术,它对梅派影响太大了。从我曾祖父梅巧玲开始就是唱昆曲的,徽班进京的时候演出市场较强势的是昆曲。梅兰芳开始,他的47出(折)昆曲演出以后,带动了所有新编京剧剧目,演出中都会有载歌载舞的,就是把昆曲的营养吸收进来了。这是梅兰芳对于京剧发展很大的贡献。”

正是因为对昆曲艺术的魅力太有感受,梅葆玖特别提出了一个心愿——“我希望年轻的同学们看了戏再看点书”,因为,“了解昆曲将得益终生”。(记者 邱俪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