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春秋

樊城

第二十一章

4、从洛阳到西安,崔兰田赢得越来越多的赞誉

在洛阳世界舞台演出一年,崔兰田凭着天赋佳喉征服了无数观众,名满洛都,声誉日隆,当时在洛阳的豫剧演员中,无人可撄其锋。但她并不自矜自满,尤其是对有“梆子大王”、“豫剧梅兰芳”之称的大名家陈素真更是心生仰慕。

恰巧,崔兰田的干妈魏太太是陈素真的结拜四姐。1943年陈素真从重庆返回洛阳为灾民演出时,魏太太设宴接风,让崔兰田作陪。酒酣耳热之际,魏太太使个眼色,崔兰田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奉上一杯酒,说:“陈老师,我想拜你为师,请你收下我这个徒弟吧!”

刚经离乱、满面风尘的陈素真看着这个比自己小8岁的“头牌”主演满是期待的脸,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动情地说:“我会的,只要你想学,我一定倾力相授!”

在洛阳期间,陈素真教了崔兰田一套完整、繁难、优美的组舞“趟马”和其他动作,1944年在西安,身怀六甲的陈素真冒着酷暑,亲笔为崔兰田抄写了“樊戏”《女贞花》和《义烈风》,并把自己一套精美的“戏箱”半卖半送地给了崔兰田,后来又把自己的私房本《三上轿》传授给她。《三上轿》后来也成为代表崔派艺术的“四大悲剧”之一。

1961年,陈素真应崔兰田的要求,把自己的得意之作《宇宙锋》传给了崔派传人张宝英。陈素真对于崔兰田,既是老师,又是大姐,她们真诚相待,缔结了半个世纪的友谊,被传为佳话。

1943年12月,崔兰田离开洛阳,应班主高成玉的邀请,到西安南苑门的陕山戏院演出,一出打炮戏《刀劈杨藩》便引起轰动,戏院外买票的观众站了黑压压一片,小报上甚至登出了“陈素真让席,常香玉低头,后起之秀崔兰田风靡西安”的戏评。不久,崔兰田就改在新民剧院演出。

豫剧中有许多“三小戏”,也就是以小生、小旦、小丑为主角的戏。“三小”好了,整个戏都精彩。

崔兰田刚到西安时,给她配演小生的是黄开林,小丑是魏进福。

魏进福和崔兰田是曹县老乡,1922年出生,1935年15岁时加入樊粹庭的豫声剧院,以后随着“狮吼”剧团辗转来到西安,先给陈素真配戏,与常香玉也曾有过合作。在樊粹庭的指导下,魏进福表演逼真传神,干净利落,高雅不俗,演丑不丑,常以绝活取胜,有“西北名丑”之誉,在西安、宝鸡、兰州一带享有盛名。

1951年,魏进福随崔兰田回河南后,加入安阳市豫剧团,曾与高兴旺、牛得草并称为豫剧的“三大名丑”。

魏进福的夫人马景桃被西安的特务便衣队拐走,无法搭救,使他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刺激,整天神志恍惚,脖子里挂一个尿壶,里面装着酒,时常喝得酩酊大醉。但一登上舞台,他就像换一个人一样,嬉笑怒骂,“丑态百出”,唱做俱佳,舞台下观众的掌声、笑声响成一片。

黄少林是杨金玉的徒弟,小生、须生都能演,嗓子虽然不太好,道白却很有特色,抑扬顿挫有致,吐字发声讲究,竹筒倒豆子一般,清脆利索。有一次演《四进士》,黄少林扮演毛朋,化好装后顺手把胡子挂在腰带上,只顾和人说话,待催上场的锣鼓响了两遍才跑上前台,亮相一捋胡子,没带,观众“轰”地笑了起来。黄少林连忙到后台找一副胡子带上,等到了前台,观众笑得更响了,乱哄哄地叫起了倒好。

停半天黄少林才弄明白,原来他嘴上戴着“三绺”,腰里挂着胡子,出大丑了!一气之下,背着靴子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