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历史故事剧· 兰 花 恨

时 间:明代,嘉靖晚期。

地 点:豫西南。

人 物:李兰花——村妇。

  刘文堂──李兰花的丈夫,后任巡抚。

  谭 正──知县,后升知府。

  李二柱──李兰花之弟,农民。

  王 豹──富豪。

  都 事──刘文堂任巡抚后的幕僚。

  班 头──谭正的差役。

  刘 母──刘文堂之母。

  王 父──王豹之父。秀 儿──李兰花后来的使女。

  老禁卒──南阳府监狱禁卒。

  家丁甲──王豹的家丁。

  家丁乙──王豹的家丁。

  钦差甲、乙,中军,侍从,衙役、刽子手等若干人。

序 幕[山路上。[刘文堂携包裹远行,李兰花相送。[李兰花递银包,刘文堂感慨接过。

[二人相拥,潸然泪下。

[李兰花掏罗帕,夫妻相互拭泪。

[刘文堂视罗帕,百感交集,取出笔、砚,在帕上题写。

[幕后伴唱:“借债送夫求仕进,题帕明志慰钗裙:‘凌云不忘亲人苦,定做良吏济庶民!’”[随着题写,字句依次映现在天幕上。

  [二人依依惜别。刘文堂下。[渐暗。李兰花抱罗帕望夫的剪影,形同雕塑。[切光。只见天幕上的字醒目、耀眼,给人以希望。

第 一 场

  [十年以后,刘文堂家。 [李二柱携银包匆上。李二柱 (唱) 姐夫赶考赶得怪,一去十年不回来。      走时借下一笔债,

压得姐姐头难抬。

今天我凑够还债银,

帮姐姐把包袱来甩开!

(推门而进)姐,姐!

[李兰花擦汗上。李二柱 姐,又在忙啥呀?李兰花 我与你婶娘煎药。兄弟,你坐。李二柱 唉。李兰花 (见二柱肩头衣破)哦,这里又破了!(取针线)待我有空,再给你做件新的。李二柱 破个洞凉爽,没啥。姐,大婶的病可有好转?李兰花 唉,心病难医呀。他成天不是想儿子,就是愁着还债!李二柱 (亮银包)姐,还债不用愁了,我把银子凑够了!李兰花 二柱,你是怎么凑够的?李二柱 卖牛、卖粮。李兰花 (惊)啊?兄弟!为帮我还债,你卖了多少东西了,如今你又把耕牛、口粮全卖了,难道你不过日子了么?李二柱 (憨厚地)啊,姐,俗话说:还账要狠啦!李兰花 (为二柱补衣,疼惜地)二柱哇!(唱)你姐夫一去十载人不归,兄弟你为帮俺家受尽拖累!俺公爹染重病你日夜伴陪,跑乡里请郎中救死扶危!公爹亡婆母病你辛苦加倍,再不能为了姐把家业全赔。眼看你要成家急需花费,兄弟呀!(塞银包,接唱)快去把耕牛、粮食都赎回!李二柱 (推银包)姐,不要再推了,快去还债吧。你放心,这耕牛、粮食,我有力气再挣了来!

[双目失明的刘母拄杖,步履艰难地摸索上。刘 母 媳妇,媳妇!李兰花 (迎上去)婆婆!该吃药了。刘 母 你在和哪个讲话?是不是文堂回来了?李兰花 唉,婆婆,哪儿有文堂的影子?这是二柱要帮咱还债来了。李二柱 大婶!刘 母 哦,二柱哇,大婶一家拖累你了!李二柱 大婶!说啥拖累呢?二柱从小没爹妈,我就把你们当亲爹妈。你安心养病,等我姐夫当官回来,日子就好过了。哎,姐,你不是常给我看,我姐夫临走时给你写的两句话么?李兰花 (点头,从怀中取出罗帕,展念)“凌云不忘亲人苦,定做良吏济庶民”!李二柱 那意思不是说,他当了官,就要帮助咱穷苦百姓都过上好日子么?李兰花 是的,是的!刘 母 我儿子说得好哇!李兰花 婆婆,快去吃药吧。(关门)

[李兰花、李二柱搀扶刘母下。

[王豹带家丁甲上。王 豹 嘿嘿!(唱)王豹我算得个地头王,靠钱财和拳头称霸一方!刘文堂的二亩地风水特好,早想夺又怕他得官回乡。

前些时远房亲戚对我讲,

刘文堂当年病倒在他的店房。

上路时走不稳一步三晃,

八成是早到西天见阎王!

正好放心把地抢——

  [王父拄杖,由家丁乙搀扶,气喘吁吁上。王 父 哎,豹儿!(接唱) 捎带再弄来那个娇娘!王 豹 啊?爹,你咋也来了?王 父 我不放心,你定要把刘家那小娘子,也给我弄、弄到手!王 豹 唉,爹,我都有两个妈了,你还想再娶三房啊?王 父 (脸一沉)嗯!你小子怎么就有三、三个娘子?王 豹 好好好,连人带地一块儿抢!家丁甲 (打门)开门,开门!

[李兰花上。李兰花 是哪一个?(开门)家丁甲 李兰花,我们王老爷来了!李兰花 哦?是王豹老爷,贫妇有礼!(施礼)家丁甲 (指王父)这里还有老老爷呢!李兰花 哦?老老爷,贫妇有礼!(施礼)王 父 免,免。(捏一下李兰花的手)

[李兰花缩手惊退、欲言无声。王 豹 (阴笑着)李兰花,那进京赶考的刘文堂回来没有?李兰花 未曾回来。王 豹 (旁白)他怕是回不来了!(亮借据)刘文堂进京时借我的二十两银子,已经十年了,可该还清了!

[李二柱携银包,搀扶刘母上。李兰花 王老爷,当初才借二十两,至今都还了八十两呀!王 豹 八十两?那是分着还的,只能算利息,这老本儿至今没动呢!李二柱 (匆上前)王老爷,我们今日还清!(亮银包)李兰花 二柱……李二柱 姐,让我还清算了!王 豹 哦?李二柱帮你姐姐还债?行啊,你这是多少银子? (抓过银包掂着)李二柱 二十两。王 豹 二十两?(阴笑)只够今年的利息!(将银包扔给家丁甲)李兰花 (惊)啊?王老爷,你那本银只有二十两啊!家丁甲 哼,真是不懂规矩!我家老爷的银子白花花,岂能借给你们白白地花?这本银年年往上涨,利息年年往上加!李兰花 啊,加?加多少?王 豹 今日你们要是还不够二百两本银,就把你们那二亩地押过来!

[李兰花、李二柱、刘母惊。刘 母 你们不能押我的宝贝地呀!王 豹 不押地,就快拿二百两银子来!刘 母 王豹,你不能不讲理!王 豹 什么,讲理?这年头有什么理讲?瞎眼婆!李兰花 (苦求)老爷,地是命根子,不能押地呀!王 父 哼,不光要押地,还得押、押人!(指李兰花)把人给我带走! [家丁甲、乙上前欲抢李兰花。李兰花 (惊躲)啊!李二柱 (气极,护住李兰花)站住!我看你们谁敢动我姐姐!王 豹 嗯?李二柱,你敢在这里逞能?治治他!

[家丁甲、乙一齐殴打李二柱。李兰花 你们不能打我兄弟!王 父 (淫邪地)小娘子,要想不打你兄弟,乖乖地跟我走吧,啊?跟我当小、小老婆享福去!(追逐李兰花)豹儿,快帮我追!

[王豹追李兰花,被刘母挡住路。王 豹 老东西,快滚开!刘 母 (扯住王豹)畜牲,你们这些畜牲!王 父 (追着)小娘子,别躲呀!(一扑空撞在墙上,顿时气绝)家丁乙 啊?老爷,老老爷他自己碰、碰……     [王豹扭头见王父倒地,欲脱身,刘母不放,他夺过刘母手杖,对着刘母的头猛一击,刘母毙命。李兰花 啊?婆婆!(抚尸大哭)李二柱 (踉跄上前)大婶……王 豹 (哭王父)爹呀……家丁甲、乙 老老爷……李兰花 婆婆哇……李二柱 (愤怒地)姐姐,咱去告状!王 豹 (听见,怒视李二柱)告状?穷光蛋还想告状?哼!    [切光 (第一场完。共七场,好戏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