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转剧本《没病找病》

女:一片热土北大荒
男:两条南北松花江
女:三面环水扶余县
男:四季丰收鱼米香
女:五谷丰登人欢笑
男:六畜兴旺喜洋洋
女:齐心农村大变样
男:八荣八耻记心上
女:久怀致富凌云志
合:实实在在奔小康
女:(白)行了,(说口)你看现在农村是真变富了,也不是从前的大棉袄二面裤了,村村都修砖路了,荒山种上果树了,家家都有好房住了,不少人还整出将军肚了。
男:(白)你说的不全面,也有个别人家不像你说的那样。对了,我把今天咱俩唱的戏给观众老师交代一下。这出戏的主人公是一个寡妇,领一个孩子过日子。(说口)虽然她心灵手巧,东奔西跑,辛勤劳动,贪黑起早,种地打工,养猪割草,挣钱也不少,可咋也没人家过的好,也就刚解决温饱,因为啥呢?他丈夫死的早,为给丈夫看病饥荒拉不少,偏赶上这年头随礼成风,东家请,西家找,不上谁家谁家恼,所以说这日子咋也过不好!
女:(白)是吗?那我今天可来着了,按剧情需要我演你妈,你演小嘎,来呀,跟妈上街去溜跶,妈给你买麻花。
男:(白)妈呀!
女:(白)哎!
男:(白)咱们吃完麻花,赶紧回家,妈搂我睡觉,然后往你身上一趴!女:(白)干啥呀?
男:(白)吃咂!
女:(白)吓我一跳,这么大了不行吃咂了。
男:(白)那好,咱们言归正传,交代正戏,分包赶角,把这出戏唱好,唱起来呀!
女:表的是扶余县有个张家庄
男:靠东头有户人家他本姓张
女:老张家伟刚貌美身体壮
男:娶了个媳妇名叫姜淑芳
女:淑芳我贤惠善良心肠好
男:可偏偏心里刚强命不强
女;九七年发大水江河上涨
男:煞时间张家庄变成汪洋
女:伟刚在村里当民兵排长
男:带领着民兵排抢救老乡
女:众乡亲和财产转移高处
男:张伟刚被水淹遇难身亡
女:英雄事传遍了松花江上
男:人世间留美名到处颂扬
女:为救人舍生命道德高尚
男:乡亲们含热泪厚葬伟刚
女:一场大水夺走了好人命
男:撇下了母子二人度时光
女:可怜我二十八岁就守寡
领个没爹儿子叫张小光
那年他才五岁啥也不懂
我既是妈妈还得把爹当
白日里怕他想爹领他把门串
到夜晚怕他想爹教他念文章
半夜里他睡醒喊着把爹找
我又是哄又是劝眼泪汪汪
七岁那年我就送他把学上
扒花生挑绿豆挣钱为小光
这些年盼望我儿快点成长
经千难历万苦从来不声张
十余年含辛茹苦我没改嫁
孤儿寡母度日月历尽苍桑
大白天忙忙碌碌啥事也不想
怕就怕红日西沉月影照纱窗
有一些不良之辈半夜敲门框
吓得我浑身发抖心里像筛糠
也想过领着孩子往前走一步
怕的是找个后爹虐待儿小光
无奈何甘心守寡娘俩将就过
总有那千辛万苦都在心里装
男:这一天小光我把学放
扔下书包叫了一声娘
快点给我把钱准备好
学校明天就要做服装
每个同学一百令五块
明天早晨一定得交上
女:闻听儿子一声嚷
半天我都没搭腔
不是为娘不愿意
做套校服理应当
只可叹为娘手头紧
这几天把钱全花光
求老师再宽限几日
到时候有钱就交上
男:小光一听不乐意
开口叫了一声娘
口口声声手头紧
随礼你咋能大方
张家结婚李家嫁
王家上学赵盖房
周家搬迁吴庆寿
哪次少了我的娘
少则五十多一百
谁家有事你都帮
唯独不管我小光
到叫为儿好心伤
同学面前真窝囊
女:听我儿对为娘把话讲
眼含热泪回头叫小光
你年纪还小不明事理
不是为娘人前充大方
这些年你我苦度岁月
众乡亲为咱没少帮忙
种子化肥铲地撒农药
春种秋收冬天去卖粮
给咱干活像家一个样
从没有把咱们扔一旁
手拍胸膛仔细想一想
人家有事咋能不帮忙
男:你可得了吧!
帮忙也没你那么帮
勒紧腰带你硬撑强
虽然我年幼不懂事
不少事至今记心上
那年进城去逛商场
我相中一个小手枪
我哭着喊着让你买
你当众给我一巴掌
人家孩子讲究营养
糕点水果还有奶糖
人家孩子讲究穿戴
一年四季更换新装
书包好笔花样玩具
活泼可爱美丽健康
这些事我都不敢想
枉来人世白走一场
女:听此话不由我脑袋发涨
人虽小心不小让我悲伤
我儿他不应有这样思想
搞攀比图享受理不应当
想到此回过头把儿来叫
叫一声我的儿细听衷肠
不是为娘我讲究排场
不是为娘我要装大方
不是为娘我争强好胜
不是为娘我浪费铺张
怪只怪这年头风气不正
随礼风在漫延越刮越强
大到结婚祝寿把学上
小到搬家开业盖仓房
不大个事也得把客请
大操大 办酒席几十张
你请我我请你海喝猛造
有点钱都花在酒席桌上
心里头不乐意也得到场
若不然被人耻笑脸无光
人前充大方,钱财遭了殃
男:听妈妈从头跟我讲
小光我心里暗思量
为什么别人请客我家不请
为什么总帮别人不把咱帮
想到此急忙我把妈叫
满怀深情叫了一声娘
明天咱们也下请柬
酒席摆上几十张
告诉亲朋来随礼
你看应当不应当
女:小孩子不要胡乱讲
无故摆酒太荒唐
请客也得有借口
咱家没事怎声张
你就安心把学上
将来考个好学堂
咱也摆酒庆一场
名正言顺脸上也有光
男:(白)那得等到啥时候呀!还不得到猴年马月了。我可等不了了,马上就整。
女:(白)这事是随便整的吗?等你考上大学,结婚,咱们也名正言顺摆几桌。
男:(说口)我得想个法,还得瞒着妈,把亲友请到家,让他们把钱花。有钱就是大爷,再也不人前矮半截,买书包买衣服买鞋,昂首挺胸上学,也不怕欠钱挨剋,这就叫点脚扔拐棍——不瘸。我还说干就干!
女:转眼间秋收完毕庄稼上场
男:小光我放了寒假回家帮忙
女:到处都呈现一片丰收景象
男:乡亲们喜悦心情挂在脸上
女:这一日艳阳高照天晴朗
男:村东头走过来我张小光
计划今天去实现
心中有事脚步忙
着急赶路不张望
快步走到村中央
举目抬头仔细看
一座大院在路旁
飞檐斗拱硫璃瓦
一溜五间大瓦房
两座配间分左右
黑漆大门砖院墙
门前两棵垂杨柳
一条狼狗蹲门旁
房屋主人是村长
姓王外号活阎王
女:不知小光心里怎么想
他到此为的是啥勾当
男:啥勾当,有勾当
一会你就见端详
猛抬腿朝狗踢过去
把狗踢的直劲汪汪
女:这狗闭眼正睡觉
挨此一脚真冤枉
张牙舞爪扑上去
狗仗人势更猖狂
抓住小光张血口
浑身上下都咬伤
男:小光任凭恶狗咬
也不躲来也不藏
尽量不让狗抓脸
两手紧紧护裤裆
鲜血顺着裤腿淌
咬的浑身都是伤
疼痛难忍开口嚷
女:惊动了村长活阎王
村长我正把影碟放
猛听得外面喊声狂
急急忙忙我下了炕
迈大步来到院中央
但之见有个少年街上躺
大狼狗扑之在他的身上
眼看着转眼间要出人命
直吓得老王我 小脸焦黄
急上前用木棒打跑恶狗
把少年扶起来仔细端详
原来是村东头孩子被咬
赶紧着招呼人去找他娘
男:王村长安排车要上医院
众乡亲闻此信都来帮忙
见小光被狗咬于心不忍
大家伙七嘴八舌开了腔
这个说挺好孩子咬成这样
那个说恶狗伤人理不应当
且不言众乡邻吵吵嚷嚷
在那边跑过来 孩子他娘
女:一听我儿被狗伤
淑芳心里着了慌
三步并做两步跑
转眼来到儿身旁
见我儿浑身鲜血淌
不由我泪水湿衣裳
强打精神把话讲
感谢乡亲来帮忙
现在说啥都没用
赶紧医院去疗伤
男:众人把小光抬到车上
女:妈妈我急忙坐进车厢
男:在这边坐进来王村长
女:百元票揣兜里几十张
男:小司机踩油门跑的快
女:道路好转眼间过了江
男:不多时来到了县医院
女:有医生和护士着了忙
男:打疫苗手术缝合伤口
女:然后把小光送进病房
男:这几天王村长常来探望
水果和营养品拎来几筐
花钱多少你们别放心上
一定要治好小光身上伤
安心养病什么都不要想
有些事等出院都好商量
男:咱不表张小光医院疗养
女:再表表寡妇我叫姜淑芳
这几日茶不思来饭不想
再好饭菜吃到嘴也不香
有生以来没做啥缺德事
为什么坏事都让我摊上
世界上都说那黄连最苦
我的命咋还不如黄连汤
小光他若是有个好和歹
一狠心我就去跳松花江
盼只盼我儿伤好早出院
不留啥后遗症恢复健康
有件事猜不透瞑目苦想
为什么大白天让狗咬伤
等病好回家乡,和儿子细相商,到底是啥勾当,闷坏我姜淑芳
男:(白)我妈闷,我可乐。(说口)等我一出院,就让我妈操办,亲朋好友,通知全面,杀猪宰羊,上香还愿,雇来乐队,大摆酒宴,就说恶狗咬伤,庆祝康复出院,村长还得掏钱,赔礼道歉,我就是看不见的杀手——双雕只用一箭。
女:(白)莫不是这孩子主意头子正,王麻子膏药——没病找病?
(唱)不几日伤愈出院
男:回到家乡
女: 乡亲们来贺喜
男:一帮又一帮
女:最高兴的顶数
男:那是王村长
女:花点钱没出事
男:心里喜洋洋
女:亲自出马
男:主持宴会场
女:带头随礼
男:百元好几张
女:只听见辘轳响
男:可没找不到井
女:让一个小孩子
男:给开了一个方
女:他妈我心里嘀咕
男:嘴上不好讲
女:小光我造个事
男:来把大人诓
女:这都是世风不正
男:惹下的祸
女:没事找事
男:故意让狗伤
女:乡亲们心里
男;没往坏处想
女:村长家有钱
男:多花点也无妨
女:忙活了一天人散尽
屋里只剩娘和小光
转回身我把小光叫
为娘有事与你相商
我觉得这事有点怪
你得如实告诉为娘
为啥事你去找村长
为什么见狗不躲藏
为什么我愁你还乐
是不是你故意让狗咬伤
是不是假戏真做硬装象
吃喜摆酒来把乡亲们诓
男:这件事本来我不想讲
要是不说愧对苦命娘
从头至尾和娘讲一遍
你说这事漂亮不漂亮
女:这件事做得太不像样
无故骗乡邻理不应当
为了钱咱不能瞎乱想
为了钱咱不能太荒唐
做啥事都要名正言顺
不能见利忘义黑心肠
到啥时人穷志不能短
这件事我看你咋收场
男:我急忙跪地求娘原谅
事以至此不能再声张
就只当我欠乡亲们帐
等有钱一定加倍还上
女:从此后小光刻苦把书念
到后来考上一座好学堂
学成归来实现理想
彻底改变家乡模样
合:党的政策放光芒
发家致富奔小康
社会风气大变样
勤俭持家不铺张
随礼陋习不可取
人间正道是苍桑
众人拾柴火万丈
一家有事大家帮
团结互助业兴旺
和谐社会国运昌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