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河大鼓传统曲目中原有《罗成算卦》(或称《白虎归天》),活跃在在京津冀鲁等地的西河大鼓演员几乎都能“上”这块“活儿”,特别是在京津两地,多以艳老(桂荣)的唱词文本为范本,虽说显得千篇一律毫无新意,但人们听的时间长了,听习惯了也就顺耳了,并且不自觉地对其他文本的唱法产生出一种本能的排斥;今天我甘冒天下大不为——无事生非地创作(改编)了下面这个“颇有新意的”段子,是否能入各位朋友高人的法眼,还请看完再论。

——作者寄语


罗成算卦

隋炀帝倒行逆施天下乱,

四下里刀兵滚滚起狼烟;

惹动了上天的白虎星宿降凡世,

辅佐明主重整江山;

先是聚义在河南的瓦岗寨,

后投唐王舍死忘生保李渊;

他力战嘉山日锁五龙把乾坤定,

齐唱凯歌回长安。

大队人马驻扎就在城门外,

罗成他奉旨进城上金銮;

上打一把九曲歪把的红罗伞,

下罩着这位百战百胜的将魁元;

但见他戴一顶凤翅金盔光华灿,

披一件百花战袍颜色鲜;

内衬大叶龙鳞甲,

护心宝镜亮又圆;

素罗战裙遮挡又护腿,

肋下悬一口盘金镶玉的剑龙泉;

骑一匹头上长角肚下生鳞追风赶日的白龙马,

得胜钩鸟翅环上斜挂着五钩神飞枪一杆;

四十匹对子马在前开着道,

罗成他在马上春风得意手摇鞭;

行走之间闪目看,

大街以上人稠密五行八作形形色色热闹非凡;

心暗想眼前的繁华景象来之不易,

俱都是出征的将士流血牺牲拿命换;

我今天上殿朝王驾,

定要请旨抚恤战死的遗孤和伤残。

罗成他正然想心事,

猛听得一阵嘈杂闹声喧;

不由得他聚目拢睛留神看,

原来是一个卦棚在路边;

卦棚门上贴着一幅对儿,

上一联下一联写的周全;

上联写“君子有事来问卜”,

下联配“吉凶祸福能知全”;

横批倒有四个字,

“未到先知”墨迹鲜;

摊案上画着“乾坎垦震巽离坤兑”的八卦图,

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壬亥”一十二根签儿;

有“一个竹筒·六枚制钱”准备着算摇卦,

还有一只测风测水的铜罗盘;

卦摊后边坐着一位老道士,

好一派仙风道骨鹤发童颜;

九莲道巾头上戴,

八卦仙衣身上穿;

腰系丝绦垂双穗,

水袜云履土星未粘;

他的双眼半睁还半闭,

摇头晃脑地大卖狂言:

哎!——我能算刮风和下雨,

我能算阴天和晴天;

我能算人的生老和病死,

我能算人的富贵和贫寒;

我能算你的今生和前世,

我能算你的阳寿能活多少年;

要是我算得准了你就把卦钱付,

要不准你就烧了我的卦棚砸了卦摊。

这道长他滔滔不绝地说大话,

招惹的路人围观是围了一个严上严。

罗成他越听越觉得气不愤,

好你个牛鼻子老道吐狂言;

也罢!——反正时辰未到天还早,

且待我上前去与他耍笑一番;

他想到此处一声呼喝止住了马,

翻身下了马雕鞍;

让马童拉马头前里走,

他分开人群就走进了卦棚站在卦摊儿前;

不笑强笑地高扬脸,

朗朗的声音开了言:

我求道长给我算上一卦,

算得准了我是多给银子多给钱。

老道说军爷既然要算卦,

你是摇筒还是抽签,要不然把你的生辰八字对我言。

罗成说我生在戌午年闰五月,

是五月单五午时天。

噢!——老道曲指寻纹一掐算,

又在心里默念一番;

说为人占了一个五,

不愁吃来不缺穿;

为人占了两个五,

腰里不少银和钱;

为人占了三个五,

大大小小是个掌印的官;

军爷你一人独占了五个五哇,

必定是富贵至极福禄全。

罗成闻听是哈哈地笑,

说先生你算卦的本领没学好,这拍马溜须的伎俩倒是学了一个全;

就我这身儿穿戴这样的排谱儿,

你又不是个瞎子你还看不见?

俺不听你算这个,

你替俺算一算俺的家乡与籍贯,算算我过去经历的事几般。

老道闻听是微微地笑,

说要算这——这有何难;

我算你幼时不在长安住,

祖居在山东那座淄川;

我算你七岁文来八岁武哇,

九岁以上文武学全;

我算你十岁北平去探父,

十一岁你统兵征燕山;

十二岁你夜打登州府,

十三岁你在山东访响马,兄弟们滴血临盆在济南;

十四岁你在胶州打过擂,

十五岁你扬州夺状元;

十六岁你背运在孟州把绒线卖,

十七岁大战欧牙山;

十八岁你投唐归了顺,

到今天你扶保高祖整五年;

我算你今年已满二十单三岁,

军爷你看我算的周全不周全?

罗成他连连的点头口称是,

说先生你算卦如神仙;

哎!——不对!

想是我罗成威震宇内声名大,

山野村夫竞相传;

道长你东拼西凑也算是费尽了心,

俺今天权当是听你把喜歌儿念,来来来——这十两纹银当作卦礼钱。

他一行说着掏出银子就给往前递,

老道摆手说我可不要你的钱;

罗成皱眉说莫非你嫌少?

莫非你漫天要价讹上了咱?

老道是连连地摇头说我可不敢,

只是我这活人怎能收取你这死人的钱;

我劝你不要冒冒失失把钱散,

要防备着黄泉路上恶鬼难缠!

一句话说的个罗成可就翻了脸,

用手一指说道长讲话理不端;

俺如日中天阳气盛,

你说死道活为哪般?

要不是念你年岁大,

恼一恼我扯过你来捶顿拳!

这老道不慌不忙开言道,

我算你阳寿该活二十三;

纵然你位极人臣权倾朝野,

你也难逃今冬腊月冰雪天。

罗成闻听把眼瞪,

俺三哥徐茂公能掐会算,他阴阳八卦能定江山;

他也曾给俺算过卦,

他算俺阳寿能活七十三;

俺和你一无仇来二无恨,

你为何折去俺的阳寿五十年?

老道说徐茂公会算他可不会解,

军爷莫急你听我为你批解一番;

皆因你幼年间曾做下了五件短,

上天见怪才折去你的阳寿五十年!

罗成咬牙说好好好——要是你批解的在理咱两拉倒,

要是批解的不通——哼哼!就把你绳捆索绑送当官!

既如此军爷听了,

我先说你的头件短:

你有个表兄秦叔宝,

你二人传枪递锏后花园;

你二人也曾对天盟誓愿,

最可笑你们二人俱藏奸;

你留下了败中取胜回马枪三路,

他留下了秦门的绝技那叫撒手锏;

都防备着日后不睦起争议,

动手时出其不意能占先;

他已摔死了黄骠马,折断了虎头枪——当初的誓言应了一半,

你临终也要应誓被箭穿;

这就是军爷你的头件短,

减去你的阳寿整整十年。

再说军爷你的二件短,

你当年领兵征燕山;

战败的鞑子被你围困,

弃械抱头跪马前;

既然他们已愿归降心悔悟,

大不该你传令,把他们一个一个用刀餐;

到后来你的父也说你意狠心毒杀戮太重,

你倒说鞑子兵也曾血洗边城罪孽滔天;

纵然那些造反的胡儿罪该死,

可撇舍了多少老弱孤寡受艰难;

这本是军爷你的二件短,

折去你的阳寿又是十年。

你的三件短——那一年你瓦岗去破长蛇阵,

住客店你的干爹丁彦平他把绝艺对你传;

破阵时你靛粉涂面和他动了手,

大不该你用他教你的枪招在他的腿上捅了一个大枪眼;

他虽然不是你的生身父,

可你终究是恩将仇报义不全;

这本是军爷你的三件短,

折去你的阳寿又是十年。

你的四件短——唐王爱你是好汉,

那君臣饮宴在金銮;

耳听得谯楼以上鼓声三响,

好大胆你龙床凤榻去安眠;

好不该你虎躯强占了真龙位,

折去你的阳寿又是十年。

你的五件短——锁五龙拿住了单雄信,

你不该讨旨去做监斩官;

兄弟的情义你不顾,

你忘了想当初滴血临盆在济南;

这本是军爷你的五件短,

折去你的阳寿又是十年;

军爷你自己算一算七十三减去五十岁,

这究竟还剩多少年?

直听得个罗成他把头低下,

不由得腹内辗转好几番;

我只说背后做事无人知晓,

谁承想瞒过了人眼却瞒不了天;

可我要是承认他算得对,

怕的是这纸里包不住火,我岂不是要落一个臭名天下传;

(加白)这可如何是好?——也罢!——有道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我就是拼着生平再添一件短,

也要先除去这老道,把他的嘴巴封上一个严上严!

你看他虎目之中凶光闪现,

手指着老道口出恶言;

你哪里是什么打板算卦的云游老道,

分明是漏网的叛臣逆党混进长安;

青天白日你妖言惑众是何居心?

是受了何人的指使诽谤诬陷生祸端?

哼哼!——既然你身穿道袍就该心向大道,

来来来!——某今日就送你的魂魄升九天!

他一行说着不怠慢,

一伸手亮出了肋下剑龙泉;

突然间眼前的卦棚卦摊儿俱都无了踪影,

猛抬头见那老道脚踏祥云空中悬;

叫罗成你当我是哪一个,

我本是灵霄宝殿的太白金星老仙官;

你也不是肉胎凡人体,

你本是上方的白虎星宿降下凡;

现而今天下太平你的尘缘已尽,

玉皇爷召你归上天。

那老道一语说完飘然而去,

又听得一阵嘈杂鼓乐喧天;

众明公,要问来了何人等,

却原来是文武百官来迎接得胜的将军把朝还。

这一回罗成上殿又要受封赠,

真正是职上添职官上加官;

到下回罗成随征前去扫北,

单人独骑去叫关;

遇到了敌将大刀名苏烈,

把他引上了断命山;

淤泥河陷住了白龙马,

苏烈传令乱箭穿;

世人传说三王元吉翦除异己消旧恨,

内里确是玉帝相召白虎星君归上天。

附:因《白虎归天》和《罗成算卦》的文本内容基本相同,只是首尾略有差异,故将《白虎归天》首尾部分异于词句如下——

玉皇爷升座在灵霄宝殿,

各路的神圣都来站班;

别的神仙暂且不表,

单说那位能掐会算的太白仙;

他上前一步躬身施礼开了金口,

被贬下界的白虎星君闹了一个欢;

只因他生性凶野杀戮重,

枉死了多少行伍的士卒与将官;

现如今大唐初建江山稳固,

人心思定勤耕田;

留他在世有害无益,

就应该招他归位重升天;

一来可减少下方黎民的战乱苦,

二来他神归本位命数全。

玉皇爷闻奏把头点,

说“那就派你去招他莫迟延”;

太白仙领了玉皇爷的旨,

脚驾祥云就去了长安;

他收住了云头拦云尾,

飘摇摇降落在御街前;

摇身变了一道士,

又吹法气幻化出一座卦棚在路边;

他闭目合睛就在卦摊后面坐,

单等那大战嘉山日锁五龙得胜回朝的将魁元。

……

正这时猛听得“咚咚咚”的连响三声炮,

从城外走来了奉旨上殿的罗公冉;

但只见(下面接入《罗成算卦》中的)——

他上打一把九曲歪把的红罗伞,

下罩着这位百战百胜的将魁元;

但见他戴一顶凤翅金盔光华灿,

披一件百花战袍颜色鲜;

内衬大叶龙鳞甲,

护心宝镜亮又圆;

素罗战裙遮挡又护腿,

肋下悬一口盘金镶玉的剑龙泉;

骑一匹头上长角肚下生鳞追风赶日的白龙马,

得胜钩鸟翅环上斜挂着五钩神飞枪一杆;

四十匹对子马在前开着道,

罗成他在马上春风得意手摇鞭;

……

玉皇爷召你归上天。

那老道一语说完飘然而去,

又听得一阵嘈杂鼓乐喧天;

众明公,要问来了何人等,

却原来是文武百官来迎接得胜的将军把朝还。

这一回罗成上殿又要受封赠,

真正是职上添职官上加官;

(下面接续《白虎归天》结尾词句)

……

到后来他随三王去扫北,

单人独骑去叫关;

遇到了命中的克星大刀名苏烈,

把他引上了断命山;

淤泥河陷住了白龙马,

敌兵将他乱箭穿;

罗成他身中数箭闭眼断了命,

元神出窍三光之下遁形难;

这时节太白金星站立云头用手点,

“嗖!”的声白虎幻影就上了天。

(完)

罗成算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