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高祖驾坐在长安,全凭文武保江山。

文仗着徐茂功能掐会算,武仗着瓦岗的众英贤。

按下了群雄且不表,单表罗成将魁元。

这一天八爷在这家中坐,吩咐声家将要你听言。

槽头备好了白龙马,长安市上去游玩。

家将闻听不怠慢,罗八爷反身上了这马雕鞍。

催马加鞭是来地快,大街景致仔细观。

也有老来也有少,也有女来也有男。

也有骑马坐着轿,也有推车把担儿担。

穿青挂皂是男儿汉,披红着绿是女婵娟。

骑马坐轿修来的福,推车担担儿是命也该然。

罗成催马往前走,见一座卦棚儿坐北朝南。

十字街头把这招牌立,斗大金字写得全。

大算一卦整十两,小算一卦五两三。

能算天上星公斗,能算地上暑共寒。

罗成看罢心好恼,牛鼻子老道你口吐狂言。

叫了声众人闪闪闪,我要到卦棚把卦占。

众人闪开一条路,那罗成走近卦棚里边。

一进卦棚仔细的看,有位道长坐在了上边。

走上近前施一礼,口尊声先生要你听言。

我到此不为别地事,你把我生辰八字儿照上一番。

道长闻听哈哈的笑,你把那生辰八字儿报上一番。

哎这八爷说,我本是甲午年生来甲午年长,五月十五午时填。

报完时辰一旁站,老道带笑开了言。

为人占了一个五,不少吃来不少穿。

为人占了两个五,腰中不缺银子钱。

为人占了三个五,定是朝廷一品当官。

你人占了五个五,我算你白虎星官将士临凡。

生为罗门为贵子,秦氏夫人把你添。

一岁两岁娘怀抱,三岁四岁抚着娘的肩。

五岁六岁贪玩耍,七岁八岁就念诗篇。

九岁学会文武艺,十岁枪法使得全。

十一岁领兵去扫北,杀死鞑儿百万千。

十二岁夜把登州打,箭射金钱就中状元。

一十三岁卖过绒线,一十四岁名满长安。

十五岁投唐保二主,扶保大唐建江山。

凌烟阁上雕名姓,那今年整好二十三。

罗成点头微含笑,你再算我阳寿多少年。

道长摆手我可不敢,说出来恐怕你把脸翻。

八爷说,你只管算来只管算,我要是翻脸刻意的不堪。

道长说,我算你今年阳寿到,多说还有三四天。

罗成听罢心好恼,骂了声老道要你听言。

徐三哥他给我算过卦,他算我寿活到七十三。

咱二人一无仇来二无恨,却为何损我的阳寿五十年。

今一天你找得出我阳寿五十载,无话讲来无话言。

今一天你找不出我阳寿五十载,推倒卦棚赶出长安。

道长说,将军息怒一旁站,听我把损寿对你言。

十一岁领兵去扫北,杀死鞑儿百万千。

胡儿倒反虽该死,好可叹百万黎民受牵连。

杀死百姓损阳寿,损去阳寿整是十年。

这本是军爷头处损,听我把二处损寿对你言。

你有个表兄秦叔宝,你二人传枪递锏后花园。

他教你锏法真心实意,你递那罗家枪法没有教全。

回马枪留下整三路,损去阳寿整是十年。

这本是军爷二处损,听我把三处损寿对你言。

你有个五哥单雄信,贾家楼磕头拜了地天。

在洛阳他保了王世充,你保唐王就在长安。

回马枪杀死单雄信,损去阳寿整是十年。

这本是军爷三处损,听我把四处损寿对你言。

唐王念你是好汉,那君臣饮酒在金銮。

耳听桥楼三更响,好大胆龙床凤枕去安眠。

虎穴占了龙床的位,损去阳寿整是十年。

这本是军爷四处损,听我把五处损寿往下言。

你有妻妾十二个,那孟州还有扈金婵。

她待你情深又义重,你不该火烧岳阳楼恨布心田。

胡金婵一死魂不散,那悲风惨惨来到了阴间。

五阎佛面下告下了状,损去阳寿又是十年。

我的军爷呀,您加一加来算一算,前后整好是五十年。

罗成听罢头低下,那先生算卦赛过了神仙。

取出纹银五十两,送给先生卦礼钱。

先生摆手我可不要,我这活人不花这死人的钱。

留着吧来留着吧,那鬼门关上做盘缠。

一句话说的罗成泪如雨下,那长叹地上是泪洒胸前。

我闻听仙长讲一遍,未转身泪涟涟。

我只说暗室亏心无人见,又谁知神佛有眼在上观。

说什么一品三公位,说什么富贵荣华万万年。

说什么,说什么黄金过百斗,说什么美貌的娇妻似天仙。

好可叹费尽了心机终何用,鬼门关前二十三。

尊道长寿数有积也有损,你能不能给我把阳寿添。

你给我添上几年阳寿,我多给银子多给钱。

道长摆手我可不敢,天意如此难把寿添。

叫了声军爷回头看,在那旁来了添寿的仙。

哄得八爷回头看,道长卦棚起了云端。

一封书信落在了地,那笔墨未干写得全。

上写着休当我是妖来休当我是怪,我本是徐茂功的师父李敬仙。

我算你今年阳寿到,难过今年二十三。

你死不在长安地,周西坡前乱箭攒。

小罗成正在为难处,三声大炮响连天。

周西坡反了刘黑塔,要夺大唐建江山。

建成元吉挂帅印,罗成做了这先锋官。

周西坡前一场战,是杀得人仰马也翻。

小罗成,单枪匹马去征战,淤泥河渗住了马连环。

苏烈一见哈哈的笑,吩咐声三军乱箭攒。

白虎星阵前归了位,临死只是二十三。

这本是罗成算卦一个古段,我愿诸位居家欢笑是福寿绵绵。

罗成算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