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广无道混乱江山,狼烟四起民不安。

五花棒打死了隋炀帝,一统江山属李渊。

群雄聚会在那瓦岗寨,保李渊登基在长安。

文仗着徐懋功能掐会算,武凭着八杰罗成小将魁元。

日锁五龙乾坤定,齐唱凯歌回长安。

上打着一把红罗伞,下罩着罗成这位小将官。

明盔亮甲肋悬剑,飒爽英姿好威严。

正走中间抬头看,见前边有着很多的百姓,围了一个严上严。

好奇的罗成下了马,命军卒拉马先行,不要等咱。

他分开了人群往里看,原来是有一座卦篷在中间。

卦篷的门上写着一幅对。上一联,下一联,写的周全。

上联写:君子有事来问卜。下联配:吉凶祸福能知全。

横批上倒有四个大字:“未道先知”上边粘。

有一个招牌在这旁边立,朗朗大字写的周全,

上写着:我能算南山有几只虎,我能算北海龙几蟠。

我能算刮风和下雨,能算阴天和晴天。

要有飞禽在我头上过,能算它的羽毛全不全。

头等之人来算卦,五十两的纹银卦礼钱。

二等之人来算卦,三十两的纹银把卦占。

要有穷人来算卦,白送一卦我不要钱。

算得对来你们把钱给,要是算得不对,

你们砸了我的卦摊。罗成看罢把头点,

算卦的先生敢出狂言。他迈动大步往里走。

见一位老道坐在正中间。九梁的道巾头上戴,

八卦的仙衣在这身上穿。水火的丝绦腰中系,

水袜和云鞋登在脚下边。罗成看罢忙抱腕,

算卦的先生听我言,来来来,给我算一卦。

老道闻听带着笑颜。既然是军爷来算卦,

把你的生辰年月对我谈。罗成说:“我生在丁午年润五月,

五月单五,午时天。”老道闻听罗成占了那么五个午。

唰啦啦,打开了(子平)第一篇。我算你不在这座长安住,

你住在山东那座(跖泉)。我算你七岁文来八岁武,

你到了九岁文武学全。十岁在家为公子,

十一岁传枪递锏后花园。十二岁夜打登州府。

十三岁滴血临盆在济南。十四岁江湖放响马。

十五岁扬州夺状元。十六岁孟州卖绒线,

十七岁领兵破(杨安)十八岁投唐归了顺,

你扶保大唐整整的五年。只算的罗成多么高兴,

算卦的先生真是待落的神仙。来来来再给我再算上一算,

算算我的阳寿能活多少年。老道摆手,我可不敢算,

怕的是军爷你可不耐烦。诶,罗成摇头说是不要紧。

恳求道长尽管谈。老道闻听说是好好好。

唰啦啦,打开了子平第二篇。我算你也不多来也不少。

大数难逃二十三。啊!罗成闻听就给翻了脸。

大胆的老道竟敢胡言。不会算不要瞎胡算。

信口开河胡乱谈。我朝有位徐亭懋,

他的阴阳八卦能定江山,他曾经给我算一卦,

他算我的阳寿能活七十三。你跟我一无有冤来二无有仇恨,

你为什么损去我的阳寿五十年。老道闻听,面带笑,

口尊军爷听我谈,徐懋功会算他可不会解。

听我把解法对你言。只因为军爷你幼年间做过五件短,

折去你的阳寿五十年。你的头件短, 你有个表兄叫秦叔宝,

你们两个传枪递锏后花园,你的表兄把这秦家的锏法全都传给你,

你的枪法没有传完,你留下五虎断门枪三路,

你防备着姑表弟兄把脸翻,这本是军爷的头件短,

折去你的阳寿整十年;你的二件短,

锁五龙杀了单雄信,你不应该去做监斩官,

弟兄的情长全不念,你忘了滴血临盆在济南,

这本是军爷的二件短,折去你的阳寿又是十年;

你的三件短在北平有位王小姐,

孟州有位扈金蝉,她二人对你恩情义重,

你不该毒药酒害死二位女婵娟;这本是军爷的三件短,

折去你的阳寿又是十年;你这四件短,

十八岁的罗成收下二十岁的子,收下了义子罗春在你的身边,

这本是军爷的四件短,折去你阳寿又是十年;

你的五件短,你不该欺骗小秦王那位唐二主,

你叫他口叼着嚼环身背着马鞍,你手扶着鞍桥走了两步,

苍天降怪不容宽,这本是军爷的五件短,

折去你的阳寿又是十年。七十三减去了五十岁,

问军爷这到底还剩多少年?只算的罗成他把头给低下,

他的泪珠儿嘀嘀嘀嘀哒哒哒就湿透了胸前。

我不该做事太短见,事到此如今追悔难。

到后来罗成带兵前去扫北,他是单人独骑去叫关。

两军阵遇见了大刀名苏列。才把他引在断命山,

淤泥河陷住白龙马。苏列传令把他乱箭穿。

罗成算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