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红本不是唱戏的,她与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平调落子剧结缘于一次偶然。

2001年底,原邯郸市包装机械厂歌舞团民歌演员王红从外地归家过年。正在筹办邯郸市平调落子戏剧春晚的邯郸电视台导演、平调落子老演员赵郸突发奇想,王红嗓音很好,何不让她反串一段戏曲?于是给王红打了电话。

那台晚会上,王红唱了跟邯郸市平调落子剧团老演员王振林现学的《红嫂》选段《炉中火》,就是这段演唱,让王红在这台晚会上大放异彩。而且,王红还真的喜欢上了这个“调调”,她觉得这个腔调唱起来朗朗上口,旋律也很优美,很有“味道”。

这以后,邯郸市“心连心”艺术团“送文化下乡”的节目中就多了这个王红演唱的《炉中火》。有一回在乡下演出,王红唱完回到后台,一位老太太兴冲冲地走了进来,拉着王红的手激动地说:“姑娘,能给我唱段《桃花庵》吗?”王红羞涩地低下头,对老人说:“我不会。”老人松开她的手,失望地摇摇头,说:“哎!现在会唱的人越来越少了。”看着老人蹒跚离去的背影,王红追上前去拉住老人的手说:“大娘,我会学,等我学会了,一定再来唱给您听。”

这个承诺让王红真正走上了唱平调落子剧的路,《桃花庵》也成为她的第一出戏。

对于戏剧的唱念做打,有一副“金嗓子”的王红唱、念不成问题,做、打还真得费一番功夫。30岁的人了,每天压腿、下腰,想想都痛苦。每天,她白天练功,晚上临睡前,听平调落子老师的录音带,反复听、反复琢磨,直听到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早晨,耳机还在耳朵里。

几个月后,剧团再次下乡演出,又来到了那位老太太的家乡。当她唱完《桃花庵》回到后台,装还没卸,那位老太太就跑到后台,再一次拉住她的手说:“姑娘,你唱得多好,还谦虚!”王红如释重负地点点头说:“大娘喜欢听就好。”

《三上轿》是平调落子传统剧目,也是王红申报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剧目。

排演两年间,王红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唱《三上轿》。她一个人,喝米粥,就咸菜,在如醉如痴的声腔里,享受着日复一日的日出日落。邯郸市平调落子剧团那个狭小的排练厅,夏天没有空调,冬天没有暖气,但它是王红和《三上轿》全体演职员们以及老师们呕心沥血的舞台。

在这出戏中,“跪搓”是一段避不开的苦功。顾名思义,“跪搓”就是在地上用膝盖跪着搓着移动,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跪着走。而且,要随着音乐的节奏跪走得有紧有慢,随着唱腔跪走得有起有伏,最关键的是让观众看起来跪走得轻松自如。为练好此功,王红简直就是虐待自己,她的两个膝盖一度肿得比发面馒头还大。可王红却说:“我在台上,它一点也不疼,怎么一下台这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