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7月,濮存昕考上了空政话剧团,这一年濮存昕二十四岁。他是空政话剧团学员班里面年纪最大的一个,他学习舞台上的基本技能,练功、练发声,学习专业舞台知识,包括舞台美术,从最基本的学起。他在空政话剧团待了九年,九年里他的角色大多是群众演员,演匪兵甲、乙,也演游击队员,最初他的台词常常只有两个字:“报告”,有时候干脆什么台词也没有。
  空政话剧团离北京人艺不远,那时濮存昕看到人艺的青年演员有说有笑快乐地在宽敞的排练厅排戏很是羡慕,他真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到”当年在院墙下玩的北京人艺当演员。但是尽管父亲苏民是人艺的领导,但他严于律己的作风根本不会给濮存昕任何一点照顾。此时的濮存昕还是那个被人艺的老演员叫着小名“新新”的孩子。
  濮存昕没有埋怨,没有不平,只像当年割麦子一样,跑着枯燥的龙套,一步一步往前走。他积极要求上进,第一年就被吸收成为中共预备党员。第二年,二十六岁的濮存昕成为一名正式的共产党员。

  第一个贵人王贵:当了主角

  濮存昕幸运地度过了空政的辉煌期。空政话剧团有三台出名的话剧《九一三事件》《周郎拜帅》《W.M.》,濮存昕都不同程度地参与其中。在《九一三事件》中,濮存昕扮演了一个只有三分钟戏的飞行员。机会永远向勤奋者敞开。1982年,濮存昕遇到了贵人,这个人叫王贵。他执导《周郎拜帅》,请濮存昕主演周瑜。五年默默无闻的苦工,终于换回了“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的喷薄而出的吟唱。这部戏充满了很多探索,如表现心理空间无限自由的舞台造型调度,台上有人说周瑜,濮存昕扮演的周瑜就立即在舞台的一角出现。王贵对濮存昕的启蒙影响很大。后来,王贵去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讲课,濮存昕担任他的助手,王贵写的《陈毅出山》创作谈,濮存昕给自己抄了一遍,深受启发。

  第二个贵人蓝天野:进了人艺

  《周郎拜帅》虽然当年只演了二十来场,但这台话剧可谓是濮存昕艺术生涯的转折点,它不仅使濮存昕成功主演了生平第一个主角,也使濮存昕从舞台的边缘走到舞台的中间。更重要的是,这次成功使濮存昕进入了北京人艺,这座熟悉又陌生的艺术殿堂,这座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的中国百老汇。当然,这也归功于人艺导演蓝天野的“不拘一格降人才”。
  1985年春节,北京人艺举办迎春舞会,蓝天野老师把濮存昕叫到一边,道:“新新,我想借你到剧院里排一个戏。”
  濮存昕道:“真的吗?”
  蓝天野就是因为看了濮存昕在《周郎拜帅》的表演,才下决心要借调濮存昕来北京人艺的。
  他说:“我要排一部戏,觉得你能演,叫《秦皇父子》,想请你来演公子扶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