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入行,到如今从艺已37年。37年间,从一个农家女到晋剧的领军人物,史佳花凭借的不仅是一副好嗓,更重要的是一次次华丽转身与蜕变。
  回忆往事,性格直率的史佳花坦言,年少时候选择唱戏就是为了要一个城市户口。一名好演员需要很强的天赋。“一副好嗓子,扮相得俊美,脑子得聪明,还要有一副好身板,否则,每天两到三场演出,根本坚持不下来。”史佳花说。因为具备了这些条件,史佳花17岁就被捧成了角儿。
  30岁时,史佳花成了100多人的一团之长,这是她艺术人生的第一次转变。“以前是被领导和戏迷捧着,现在却要为了院团的生计四处奔波。”史佳花说,“这是从关心个人荣誉到关心集体荣誉的一次转变。”
  自1996年史佳花担任团长开始,晋中青年晋剧团不吃大锅饭、不端铁饭碗,团长实行聘任制,舞美、乐队实行岗位责任制,演员实行角色考分制,工资和演出挂钩。史佳花用了10年的时间,完善了各种规章制度,广泛积聚人才,大胆革新创造,从经营管理上要效益,从艺术创作上抓精品,把晋中青年晋剧团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团带成了晋剧界的一流院团。
  就在此时,史佳花又一次选择了转身。“当了10年的团长,觉得海绵里的水都挤出来了,我觉得自己必须沉淀下来。我们这一批演员拼到最后拼的是文化,只满足于做一个地方院团的团长远远不够。”于是,她下定决心离开院团。之后,她上了无数个研修班,和作曲家研究声腔,汲取西洋唱法和民族声乐的优势,让戏曲韵律更柔美;她还到北京自己掏钱找中国交响乐团为她录制了两盘CD。
  2004年,史佳花担任山西省戏剧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秘书长,她把自己的定位从“栽梅人”变成了“育梅人”。山西省剧协因此先后组建了“推梅委员会”“艺术委员会”和“创作委员会”,分别对全省梅花奖推荐、院团和演员的艺术生产、艺术发展及剧本、音乐、舞美等进行指导和把关,极大地张扬了梅花奖演员的艺术价值。史佳花还充分发挥人格魅力,打破一台戏不用两个名角儿的习惯,集齐了晋剧界的“六朵梅花”创排出“梅花版”《打金枝》。同时,她开始关注民营院团。“我感觉民营院团的机制更灵活,人员的思想更开放,作品成功的可能性更大。”史佳花说。于是,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前夕,她与山西梅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作,创作排演由小说《妻妾成群》改编的晋剧《大红灯笼》,47岁的史佳花演活了17岁的颂莲,凭借这个作品,她第二次获得文华表演奖。
  “有时候,觉得创排一个新戏太累、太辛苦,每次做完一部新戏,我就想以后再不做了,但过了两个月,又开始思考。有时候,梦里都是在创作新戏。”史佳花说。她每年要阅读几十个剧本,有机会就到处看戏、学习,眼下,她正在筹备自己的下一部新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