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95年北京现代舞团成立至今,高艳津子带着她的现代舞作品和舞团的演员们到世界各国巡演,多次为国外重要艺术节创作委约作品,多部作品在国际上获得大奖。她的作品打破了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界限,且变化多端,舞台呈现总是超越想象,被称为“最具灵性的舞蹈家”。但十几年来,北京现代舞团却像一只迁徙的鸟,一直没有自己的剧院,在这个商业化的时代,高艳津子带领着这个团队始终坚持着现代舞的风格和精神,真诚地为舞蹈而舞蹈。孤独的坚守下,是她单纯且执著的使命感——用我的舞蹈,唤起更多人心中的舞蹈。
  舞蹈不是教科书,不能去做解释性的创作,而应该表现出创作者是怎么感受节气的。

  记者:11月9日至11日,你的新作《二十四节气·花间十二声》将在天桥剧场首演,这个作品取材很特别,它跟你以往的作品有什么不同,你想表达什么样的思考?
  高艳津子:我的每部作品都会不同,它跟人的生命一样,是不断地生长和变化的。《二十四节气·花间十二声》在选题、形式上跟以往都有不同。之所以选这个题材,是因为我对中国的二十四节气一直很感兴趣,它是中国人特有的计算时间的方式,是天地对话的发现,是东方哲学和美学的显现。我很感叹于古人的智慧,一直在想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表达。舞蹈不是教科书,不能去做解释性的创作,而应该表现出创作者是怎么感受节气的,因此,我选择了用花去表达,以二十四节气为载体,从花的眼睛、花的聆听、花的心动看世界,收获十二段花开花落间不同生灵发生的故事。从另一个角度说,我觉得春、夏、秋、冬是神的风情,是天地的一次完整呼吸,万物在这一呼一吸间,从苏醒、生发、收获、枯亡形成生命性的动律,宇宙在变化中完成一次次轮回,神在无限爱念中风情万种地旋转。而花间是众花神的世界,是万物中一双观天地冷暖、四季途境的眼睛,如果万物不多情,就不会有“生命感”的世界。我希望用舞蹈的方式来和观众一起感受天的博大、地的包容、神的风流、人的多情以及物的生动。
  形式上我摒弃了传统现代舞的晦涩、抽象、深刻等,使其变得更加开阔和自由,可以与观众进行更大面积的互动和对话。此外,为表现二十四节气的丰富与多彩,舞剧将运用多媒体的手段,服装道具也更美轮美奂,我觉得这是一台老少皆宜的现代舞作品。
  充满激情的表达才是艺术创作的规律,只有你的心动了,才有可能去打动别人。

  记者:我们知道现代舞强调抽象的、精神的、心灵的表达,但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下,观众喜欢看的是有故事性、能看得懂的表演,你有想过怎么让现代舞走向大众,让更多人接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