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之走了,他让北京人艺失去一个她的缔造者,他使中国戏剧界失去一位伟大的表演艺术家,更失去一个高风亮节的楷模。

于是之对北京人艺的贡献之一,是他作为北京人艺的一名演员,以其特有的创作个性和平民的质素,成为在全国最具盛誉的表演艺术家和北京人艺风格的缔造者

北京人艺的表演艺术家很多,但不可否认《龙须沟》是北京人艺演剧风格的奠基作品,而于是之就是这出戏在舞台上的脊梁和灵魂。

老舍京味戏剧的平民风格,焦菊隐的“一片生活”的导演创意,都在于是之的表演中得到了绝妙的呈现,这真是难得的编、导、演的天才融合。《茶馆》就把这样一个融合提升到迄今为止难以超越的境界,使王利发成为北京人艺风格、北京人艺演剧学派的艺术典型。

我在《于是之印象》一文中曾说,是之是“中国的奥利弗”,“中国当代话剧表演的首屈一指的大家”。他所创造的一个个艺术形象,使他几乎成为北京人艺的共名。在是之的影响和熏陶下成长起来的北京人艺年轻一代的演员,在他们看来,是之就是一位伟大的表演艺术家。宋丹丹也曾说,于是之的表演“太伟大了,所有的人都在八仙过海使各种招数的时候,只有于是之不用”。而濮存昕则说:“他不是在表演,而是在舞台上生活,已经分不清是自己还是演员。虽然太多的艺术家都在《茶馆》中展现了风采,但于是之进入到一个无我的境界,不着痕迹又无时无刻不在角色中,将生活的直觉和舞台的直觉完美统一。”这些评价是客观的。由此,也可以看到是之表演艺术的影响力。

当下,一方面看到到处都是廉价的大师,以致令人对“大师”这个称号产生厌恶之感;一方面,却难得像是之那样坚决拒绝各种称号,以作为一个“演员”而骄傲。我敢说,于是之是真正的表演艺术大师,也可以说是一位伟大的表演艺术家。

于是之以他的表演艺术的成就,成为北京人艺的一个象征,一个杰出的代表。

在是之的剧目规划下,人艺的剧目——探索剧、外国剧和“风格”剧,这三者形成了人艺剧目的结构。这种构成,在内容上是丰富的,色调会更为多样,最重要的是形成了一种互补互激的生长机制,使人艺的风格更拓展深化了

于是之在上世纪80年代,领导北京人艺创造了第二次辉煌,使北京人艺走向世界并且成为一座具有世界声誉的剧院。

打倒四人帮之后,北京人艺的领导班子是曹禺、赵起扬、夏淳等,但实际主持院务的是刁光覃。1981年,于是之担任剧本组组长的职务,实际上,他已经成为人艺的领导成员。1985年到1992年,他担任北京人艺的第一副院长,历时8年。作为一个表演艺术家,他个人是作了牺牲的,面对人艺“内外交困”的局面,他以其坚韧的毅力,富于战略的眼光,以及对于戏剧艺术的坚信,与全院艺术家在一起,将人艺带向一个更高的层次。譬如面对“话剧危机”的一时喧嚣,他带着蔑视的语气说,“那是扯淡!”是之看起来是一个谦和的人,但是他的内心极为强大,有股不信邪的劲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