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傍晚6点,笔者来到南大鼓楼校区的大礼堂门口取订票,订的是教工票,40元一张,4张。“你是?”门口的女学生问道。的确,要凭短信订票的名字才能拿到票。又有人来问:“还有票么?”“对不起,今天已经没有票了。”“那我买明天的吧。”
  6点30分,笔者匆匆解决了晚饭再回来。好家伙!学生席、教工席的入场口往外,已经排了老长的队。这已经是11月2日,话剧《蒋公的面子》首轮、二轮演出已经演到了第14场。剧场内也是满满的,在开场短暂的静默之后,很快气氛就HIGH起来,一个包袱接一个包袱,掌声、笑声,乃至不由自主地大声应和,让整个剧场变成了一个戏剧沙龙。
  第二轮演出到11月4日结束,已完成16场。然而,观众的需求还是不能平息,口耳相传,微博传播,网上热议,校内外想看的人还有很多。很快,该戏导演、南大影视戏剧系主任吕效平果断决定,再加演第三轮,11月7日至11日5场!
  他们不是什么名角大腕,他们不过是南大艺术硕士剧团的成员及其支持者。
  扮演剧中三位教授时任道、夏小山、卞从周(传说中的原型分别是陈中凡、胡小石、汪辟疆教授)的分别是同为南大艺术硕士、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表演专业的老师周雨、赵超和戏剧影视艺术硕士的考生高仲伟。
  如果你仔细阅读入场说明书上的主创人员介绍,你的目光一定还会被其中一道说明吸引——温方伊(编剧、扮演时太太):戏剧影视艺术系2009级本科生。
  那是怎样一位大三女生,能为名校的话剧舞台又编又演,还能写火事关“蒋公”及“蒋公的面子”的一台戏呢?
  观众席中,文艺青年圈中,微博上,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她是谁?一个21岁的大三女生缘何对于这些大学校园里的高等知识分子如此了解?讽刺有之,理解有之,温情有之,幽默有之……
  “我宁愿失恋也不愿三缺一!”“我就是想吃火腿豆腐,又怎么了?”(台上的台词)
  “自来自去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台上的对联)
  “不提防余年值乱离,逼拶得歧路遭穷败。受奔波风尘颜面黑,叹衰残霜雪鬓须白。今日个流落天涯,只留得琵琶在。揣羞脸,上长街,又过短街。那里是高渐离击筑悲歌,倒做了伍子胥吹箫也那乞丐……”(结尾的昆腔)
  泪中含笑,笑中有泪。喜剧乎?悲剧乎?
  如此多的关注与话题,且让我们随本期《文艺范》到这台校园话剧《蒋公的面子》幕后一游。

  编剧温方伊:为写这个戏读了很多史料

  她是南大一个普通的大三女生,她之前写过一些小习作从未搬上过舞台,她是南京本地人,自小在高知家庭长大。《蒋公的面子》不过是她的一次学年论文。不过,布置这个作业的吕效平老师说:“在所有同题作业中,温方伊是完成得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