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是个高中学历,作品曾频频在《人民日报》、《山西日报》等媒体重要位置面世;由他执笔的《新时期整顿干部作风的有益实践》,以7000余字的篇幅在《求是》杂志上发表;由他起草的《“麻雀战、驴打滚”是引导农民致富的好办法》,受到当时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批示。
  从未受过专业培训,剧作《祝你幸福》和《生命》一出手,均获得“第二届全国戏剧文化奖”原创剧目大奖和编剧金奖。北京戏剧界专家曾这样评价:“我们在他的作品里看到了平民戏剧创作的生命!”
  这是何等高的评价!却给了一个业余戏剧爱好者。
  是啊,这就是杨建华。他是业余编剧,也是运城市委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现机关党委书记。他,被北京戏剧界专家称为“平民剧作家”,这让周围人惊讶的同时也更加敬服。

  与戏剧擦肩而过

  1954年,杨建华出生在盐湖区陶村镇张孝村的一个普通农家,从小喜好文艺的他,一直是学校宣传队的笛子手。村里有唱“家戏”的传统。上学时,他就常常利用假期,担任业余剧团的笛子手,在“家戏”上演奏。也许,从那时起,他就与戏剧有了一份情缘。
  1971年,初中毕业的杨建华参加了运城县(现在的盐湖区)蒲剧团考试并成功入围。但父亲想让他继续读书,一向孝顺的他放弃短短两周的剧团工作,以运城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康杰中学。当时正值“文革”,所有的学校都有“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他就是康中宣传队的笛子手。后来,赶上征兵,他以深厚的笛子演奏功底和写作特长应征为特殊兵种,准备选拔到师部创作组搞文艺创作。然而,命运又跟他开了个玩笑:因为他是家里独子(亲弟兄4个,幼时过继给伯父),条件不符,只好再一次与文艺擦肩而过。在欢送新兵时,他依然上台为新兵表演笛子独奏《我是一个兵》,直看的负责接兵的郑天扬连长热泪盈眶,感叹道:“多好的苗子啊,可惜了……”

  命运的转折点

  1974年,贫下中农推荐工农兵学员上大学,由于村组干部和父亲之间的芥蒂,他没能如愿。随后,到大渠公社寺北学校做了代理教师。
  1975年的一天,大渠公社组织批判农村资本主义倾向大会,由于会前没有安排教师代表发言,他被“赶鸭子上架”,要求即席发言。他清楚地记得联校长赵彦明在人群外喊他上台的情景,到现在依然不敢相信,作为代理教师的他,怎么会成为当年的教师代表去发言。然而,在没有提前准备的发言却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并意外地成为他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
  他在大会上出色的演讲得到当时的公社书记张淑春的赏识,很快被临时借调到公社办公室写材料,那时刚刚20岁。谁知不过三个星期,他就在《山西日报》头版头条加编者按发表了《越忙越要学习》。这篇稿子同时在山西电台、运城报、运城县广播站刊登播发。就这样,从没写过报道的他一发而不可收,作品屡见报端,在县上渐渐有了小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