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演员陈道明,很多人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围城》里的方鸿渐、《末代皇帝》里的溥仪、《康熙王朝》里的康熙皇帝、《黑洞》里的聂明宇、《手机》中的费墨等等一大批由他塑造的经典影视形象,久而久之,人们渐渐淡忘了陈道明是演话剧出身的。而这次来津演出的北京人艺话剧《喜剧的忧伤》,堪称陈道明阔别话剧舞台30余年的回炉之作,他说排这个戏的初衷就是要向自己最初的职业敬个礼。尽管演出前陈道明说回家演戏心情很平静,但连着两场演下来,他不仅破了自己谢幕时不说话的规矩,更是泪洒舞台,对着家乡观众许下宏愿:“天津的文化产业建设,我跟你们一起干!”

  一顿宵夜促成返津之旅

  回忆起自己的话剧之路,陈道明说:“天津人艺是我的出发站,中央戏剧学院是加油站,而北京人艺是我的终点站。”1971年,16岁的陈道明成了天津人艺的一名学员,他认为自己比较良好的戏剧观和戏剧表演方式都是在天津人艺奠定的,“天津人艺有一批很好的演员,我在他们的传帮带下表演上没走偏路”。所以,这次回天津演戏,虽然在台上又说又跑足足演满了两个小时,但陈道明还是坚持要在散场后与自己的老师见一面,就因为“那可是我的老师啊”。
  说起此次携戏“回家”的念头,陈道明坦言:“产生这个想法,是在一次演出之后的宵夜,因为那时何冰说他们要来天津演《窝头会馆》,我就说我要不要也到天津报下到啊,然后何冰和导演徐昂全力地教训了我一顿,说‘你太应该去了’。结果在宵夜的饭桌上,就给天津大剧院的总经理打电话,看时间上有没有可能,对方应允,于是我们就来了。”
  每每言及天津,陈道明总是怀有感恩之情:“我从小跟这儿长大,在这儿上的路,天津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基础。而天津这个码头又是很难闯的,尤其是戏剧、戏曲,天津观众很懂行,看你不好是真砸你,看你好是真捧你,这里的观众都是非常优秀的。”而说起对天津演出市场的期待,陈道明微微一笑:“别总想着招待票了。希望把天津戏剧市场的赠票习惯给丢掉,我在的时候天津就有这个习惯。其实国家对戏剧与文化的投资,和每一个家庭对于戏剧、文化的投资一样,都会得到很好的回报,它带给人们心灵的是正面能量,这个投资值得,不一定非得是好吃的才有营养。”
  演出前,陈道明曾明确表示不会在谢幕时说话,因为话剧演出没有这样的习惯,但最终他还是“食言”了。第二晚的演出结束后返场,面对着台下热情的家乡观众,他示意音响师关掉音乐,随后说道:“今天我的声音不好,大家可能听出来了,很抱歉,没有给咱们老乡奉献最好的演出……谢谢我亲爱的乡亲给了我那么大面子,这么远的路,这么冷的天。我希望大家能够在天津的文化产业上投入热情,我跟你们一起干!”一份浓浓家乡情,一颗拳拳赤子心,都融在这一句“我亲爱的乡亲”里,不知温暖了现场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