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10 日,一台经典版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将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上演。记者走近梁山伯的饰演者——上海越剧院红楼剧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范派小生,中国戏剧梅花奖、中国戏剧节优秀表演奖、上海戏剧白玉兰奖获得者章瑞虹,聆听这位越剧女小生的表演感受,或许对于欣赏越剧史上的这部经典之作不无益处。

  记者:您最早接触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是在什么时候?
  章瑞虹:是上世纪80 年代初,我刚进入浙江台州越剧团的时候,当时我还在学花旦。有一次和同学一起去看电影,看的就是范瑞娟老师和袁雪芬老师主演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我一下子就着迷了,回去后激动得一晚上没睡觉。当时就想,一个女演员演男性,怎么可以演得这么潇洒,一点都没有脂粉气,真是太神奇了。于是我决定改行当,学范派小生。

  记者:从第一次扮演梁山伯至今,您演了20 多年的梁山伯,可以说是继范瑞娟之后,最受观众认可和欢迎的“梁山伯”,在这20 多年中,您对于这个人物的理解有什么变化?
  章瑞虹:应该说每一次演都会有新的体会。一开始当然是跟着老师学,从表演到唱腔,依样画葫芦,模仿不走样,很少自己去想,只要学得像就好了。观众最早认可我的,其实也就是一个“像”字,所以那个时候大家都叫我“小范瑞娟”,自己也觉得挺得意。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舞台经验渐渐丰富了,就不满足于简单的模仿了,我会去琢磨人物,去了解人物的时代背景、生活环境,因为这些对于人物表演都是有影响的。同样,我也会去想,在这个场合,如果我是梁山伯,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会怎么做?“长亭分别”的时候,虽然梁山伯还不知道祝英台是女的,但三年来他一直把她当做好兄弟,这个时候难分难舍,他是什么表现?“思祝”那一场,师母告诉他祝英台就是小九妹的时候,他又是惊喜,又难以置信,该怎么表现?有了这些思考,自然而然也就在表演中体现出来。

  记者:会不会有自己创新的东西在其中?
  章瑞虹:不能说是创新吧。其实每个演员根据自身条件和生活体验的不同,在台上都会带有个人的印迹。只不过可能我今天演梁山伯,比30年前演的时候,自己的理解和表演的个性更加明显了吧。平时生活中,和《梁山伯与祝英台》有关的东西我都会特别注意。舞剧、电影、电视剧、甚至是动画片,我都会去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地方。当然,最后还是要回到越剧本体,回到最初和最真诚的感动。范老师、傅老师她们塑造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形象,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基础,是一个根,无论怎么变化,都不可能离开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