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得眼眶红润,我听 得鼻头酸酸。”这不是何韵诗的新歌歌词,是她回忆林奕华给她讲贾宝玉的故事时,二人如痴如醉的状态。为了纪念出道十年,何韵诗主动跑去找林奕华商量,因曾在《男人与女人之战争与和平》中饰演贾宝玉,两人一拍即合有了现在这部《贾宝玉》。
  并不如一般《红楼梦》故事改编,《贾宝玉》以倒叙的方式,设定贾宝玉死后重游大观园,重会十二金钗,但不能改变任何事情。而这实际上是暗合了何韵诗出道十年,回视自我的一个过程。“第三次读剧本,最后一段台词让我泪崩了。以贾宝玉的身体,讲出了一段属于何韵诗的话。”
  提到在社会里保持自我,迎合他人,埋头苦干,何韵诗跟贾宝玉合二为一。“人生中遗憾无可避免,但是慢慢你会看清楚,那些挫折、失去和痛苦,是他日让我们悟出生命智慧的养分。所以如果我倒回这十年,我不会想要改变任何事情。”
  从2011年8月决定排《贾宝玉》,何韵诗重新拿起《红楼梦》细读,读过后一连为该剧创作七首歌曲,最终六首通过林奕华的认可,会在剧中演唱。“读完最想做的事是为贾宝玉平反。我和贾宝玉有很多东西蛮像的,包括他对世间的一种绝望,期望世间简单,没有成人世界的复杂;我也一样,在这个圈子,希望可以捍卫自己的世界。我们两人一生都在为心中的真善美抗战,希望保持最根本的自己。原著的贾宝玉是有些遗憾的,我这一版,他最后是成长了的,明白了的。”
  据透露,排练时林奕华几乎不会喊停,“总是要让演员去尝试,他很少给演员压力,反而会给很多空间,让你与自己的角色找到共同点,最后几乎变成演自己。”此外,《贾宝玉》的舞美设计以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为点,舞台上将一直有雪花漫天飘洒,一场雪永远下不到尽头,令人满心苍凉之外,亦有“一切皆空,活在当下”的寓意。十二钗的扮演者则是一团刀马旦,除了演技之外还将展现各自武功。

  对话何韵诗
  “其实我就是贾宝玉”

  TO:你对贾宝玉这个角色怎么看?
  贾宝玉一生也在为心中的真善美抗争,我亦然。能够在充满杂质的社会里保持自己最根本的元素,绝对是最困难的事。世界会告诉我们,棱角是不受欢迎的,迎合别人才会取得认同;一直埋头苦干的同时,路上有许多极力推翻你的蛇神鬼怪。所以,在那个边缘时刻,必须放空一切,你才会发现,盘古初开时的赤诚,在血液中流着的纯真,根本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躯体;拨开所有顾虑和杂质,你会明白,一直最能够依靠的,就是自己的心;心,就是我们每个人的通灵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