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新’,也可以是向‘旧’要‘新’。”

  记者:您一直致力于传统戏剧在现代的推陈出新、与时俱进,这些年您先后担任过四本昆剧《长生殿》的顾问,为新编历史京剧《曹操与杨修》、都市新淮剧《金龙与蜉蝣》等优秀戏剧作品出谋划策。您是如何看待传统戏剧在当下的状态?
  刘厚生:我觉得,戏剧界还需要加强对传统戏剧的认识和继承。在当下,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我们对传统戏剧的重视都还不够。大家纷纷强调创新,强调原创戏,对古典的、历史的作品却有所忽视,需要加强对传统戏剧的研究和改编整理。
  戏剧界有非常丰富和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但是到现在为止,除了解放初期全国各地做过一些传统戏剧的整理工作外,粉碎“四人帮”、进入新时期后,这个工作就无人继续了。举个例子,比如昆曲,这一剧种的传统资源极其丰厚,但在如今的昆曲舞台上,只有《长生殿》、《桃花扇》等少数几部作品上演。但实际上,昆曲中还有很多剧目可以整理、改编、演出。
  强调原创,强调创新,有一个原因是现在的人们认为古典作品已经过时。这就关系到传统戏剧的社会性质问题。当然,传统戏剧有它过时的一面。因为戏曲是在旧社会中成长起来的,过去,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农业社会,当时的小农思想、封建道德会对戏曲的艺术、思想,审美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所以,大家会觉得传统戏剧已经过时。但是,传统中仍有很多优秀作品值得挖掘,值得整理改编。比如上海昆剧团前几年演出了整本的《邯郸梦》。《邯郸梦》是汤显祖的“临川四梦”之一,以前不曾有过整本演出,最多只上演过一两个折子戏。而整本的《邯郸梦》一经推出,观众就觉得很好。所谓的“新”,也可以是向“旧”要“新”,一些戏剧界没演过、老百姓没看过的优秀传统戏剧作品,重新演绎,搬上舞台,就是新的。
  记者:传统戏剧如何在当下持续发展,是各方面都比较关注的话题。而要使传统戏剧与现代接轨,使之符合现代观众的口味,必然需要进行比较大的尝试与改变。您好像曾建议有一个国家的实验京剧团,由政府支持戏剧的探索与尝试?
  刘厚生:中国戏剧剧种很多,今后的戏剧怎么发展,往哪方面发展,是许多剧种都在苦恼的问题,而每个剧种有每个剧种的苦恼。比如京剧的现代戏,《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作品,现在好像演出很多,但实际上它在艺术、形式等各方面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像这类出现时间不是很长的戏剧,如何进行新的尝试和探索,就值得考虑。而这种探索单靠剧团本身的力量是无法实现的,因为剧团会害怕没有观众,担心赔本,不敢贸然进行。这时,就可以由国家支持剧团,做一些探索性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