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刚刚结束的第九届全国舞蹈大赛,覃江巍以一部红色经典作品《永不消失的电波》夺得金奖。其实,夺冠对这位23岁的总政歌舞团舞蹈演员来说,已经是很平常的事儿了。从全国桃李杯舞蹈比赛,到韩国首尔第二届国际舞蹈大赛,再到2009年第四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覃江巍几乎包揽了这些比赛的冠军,他被戏称为舞蹈界的“大满贯”选手。如今,在覃江巍的胸前已经挂上了4枚三等军功章。那么,他是怎样舞出自己的一条人生之路的呢?

  和总政的缘分始于少年宫

  和舞蹈结缘,或者说与总政歌舞团结缘似乎是一件命中注定的事,四五岁的时候,还是一个只知道和小伙伴追跑打闹的年纪,我在成都市少年宫首次接触到舞蹈,一来二去,竟然从干什么都坐不住一下有了兴趣,虽然只是简单舞弄着几个动作,但老师却比我先知道我注定和它有缘。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少年宫一位老师来北京出差后,有一天,突然对我和我妈妈说,“这孩子,真是总政歌舞团的料。”那时候,谁都知道总政歌舞团是舞蹈人的梦想,能进入其中更像是一种奢望。而十年后,我真的成为其中的一员,觉得这种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第一次把舞蹈当成一种艺术,可以追溯到7岁那年。当时,我代表中国艺术团去美国交流演出,团里只有八个少年男舞蹈演员,我就是其中之一。身在异国他乡,第一次离开父母,穿衣服都要别人帮忙,我就懵懵懂懂地开始我的舞蹈秀。虽然在少年宫学习的时候,经常会有一些小型演出活动,但出国登场却是第一次。那时候,没有酬劳的概念,有时演完只要发一瓶可乐都能乐得心花怒放。也许是天生对舞蹈有一种感悟,与生俱来对舞蹈的爱,这种感觉促使着我往专业之路发展。

  军艺第四年获得首个冠军

  1999年,父母陪着我来北京考学,当时参加完北京舞蹈学院的招生考试,我位列专业课第一名,顺利被录取。当时招考老师特意给我父母打电话,说这孩子我们要定了,不用再去其他学院考试了。因为父亲是一名军人,他更希望我有机会到军校学习,于是我继续参加了解放军艺术学院的考试。当时,几千名考生报考军艺,只挑选十几名正式学员,而且,军艺的这个舞蹈班正好是总政歌舞团的直培班,这就意味着从军艺毕业后,能直接加入总政歌舞团,这个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因此入学考试绝对是火药味十足。光在北京考试的时间就要一个月,一试二试三试层层选拔,用千里挑一都不为过。最终,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梦寐以求的学校,成为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的一员,开始了五年的求学生活。
  刚到学校时,我才11岁,父母不在身边,一个人住集体宿舍。因为想家难过得天天哭,甚至还哭着打电话求妈妈来北京看我。在军艺求学的第4年,我们迎来了国内最权威最具竞争力的院校舞蹈大赛——第七届全国桃李杯舞蹈大赛。这一年,让我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比赛,什么是“魔鬼特训”。每天早出晚归,超过12小时的高强度训练,晚上走出练功房四肢发软,几乎爬着回到宿舍。就这样苦苦地坚持了一年,我终于在比赛中夺得少年组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