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青莲是湖北省地方戏曲艺术剧院楚剧团的旦角演员,曾获得过戏曲表演领域国家级的最高奖梅花奖和文华表演奖,不要说楚剧演员中获此奖者凤毛麟角,就是在当今所有的戏剧演员中,获此奖者也屈指可数,这足以说明她在楚剧表演方面的雄厚实力。

  演员需要有天赋的条件,特别是戏曲旦角演员,如果扮相不美,嗓音不亮,身材欠佳,即使“夏炼三伏,冬炼三九”恐怕还是不成的。彭青莲自然禀赋不错,身材匀称,嗓音甜美圆润,眉目清秀,扮相俊俏,气质娴雅,如今虽已过天命之年,但未见老态,仍能扮演青春年少的女性,可见她具有摘取戏曲表演艺术桂冠的先天基础。不过,话又说回来,长相、嗓音条件与彭青莲相差不远的人不在少数,但能达到彭青莲这个高度的人却又不多,这与彭青莲的机遇好和刻苦努力有关。彭青莲是幸运的,她虽然生长在戏剧不再是最高娱乐样式的“后戏剧时代”,但她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被湖北省楚剧团相中,从而进入湖北楚剧的最高表演团体,成为其中的一名学员。那时团里聚集了一批高水平的楚剧演员,彭青莲接受了5年正规而严格的戏曲表演教育,可谓楚剧科班出身,这一机遇并非易得。而立之年的彭青莲才华初露,团里和省厅的领导对她颇为重视。1987年她被推荐报考中国戏曲学院在职学习,这次机遇使得彭青莲的眼界、见识、技能均有大的长进。她“走出楚剧”,得到一批戏曲表演大师级人物的指点。在结束了为期两年的学习后,彭青莲仍“回归楚剧”,但不再满足于依样画葫芦,而是经常思考如何突破,力图创造有个性、有特色而又不逾楚剧规矩的新的表演符号体系。她对传统小戏《玉贞装疯》的改造、提升便是对其艺术理想的实践。由她创造的“罗裙舞”“跪转”等高难度动作,不仅恰到好处地展露了剧中人玉贞的心境和性格,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创造了楚剧表演的新符号,尽管这只是楚剧表演的零散符码,不成体系,但方向是正确的。

  20世纪90年代以来,楚剧和多数地方戏一样面临着观众流失、市场萎缩的窘境,但中共湖北省委、省政府对具有地方特色的楚剧相当重视,采取了举办楚剧艺术节等多种活动振兴楚剧。知名导演余笑予也将目光投向楚剧,还为彭青莲量身定制了几部大戏。彭青莲是幸运的,她应该感谢给了她教诲和机遇的师长、领导和那些扶持她的众多“绿叶”。彭青莲之所以得到如此多的机遇和关爱,既与她过人的实力、才华有关,也与她平和、谦逊的个性有关。在我与彭青莲极为有限的接触中,我能感受到她的这种品性和风范。直到这次已经成“腕”的她来找我为她40年的艺术生涯写几句话,她仍然还是那么谦和,执晚辈、弟子之礼。其实,我只是痴长几岁,是她的一个并非很热心的观众而已。也许应了前贤所见——艺品出于人品,一个谦逊的人会受惠于他人,成就自己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