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上,从老生到小生,从陇剧到秦腔,不同剧种、不同人物,他均能娴熟驾驭,引来观众阵阵叫好声。
  舞台下,褪去些许的神秘感,他说,“自己其实和普通人一模一样”。
  台上、台下,出生于庆阳的陇剧……
  舞台上,从老生到小生,从陇剧到秦腔,不同剧种、不同人物,他均能娴熟驾驭,引来观众阵阵叫好声。
  舞台下,褪去些许的神秘感,他说,“自己其实和普通人一模一样”。
  台上、台下,出生于庆阳的陇剧演员、“中国戏曲梅花奖”和“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得主边肖,都给人以真实的感觉。

  倔犟的演员

  1984年,边肖13岁。学画画的他参加艺校招生考试,因嗓子不错,在已开学4个月的时候插班学习秦腔表演。当时,大哥和边肖都觉得“对农村娃来讲,学艺是一条出路。”
  农村的孩子胆子大,翻、跳又是儿时常玩的游戏,加上勤奋刻苦,不到半年,边肖就赶上了其他同学。不幸的是,他的腿在一次练功中摔伤了,膝关节骨质增生,医生建议他改行。可边肖很倔,不能翻跳、不能走路,就在边上看;着急了,就扎住腿忍痛练功,他说,虽然膝关节已经钙化,阴雨天就疼,但当时的那份倔劲,对他后来的表演大有裨益。
  1988年毕业后,边肖先后到庆阳市文工团、永昌县秦剧团工作,后辗转到以表演现代戏为主的武威文工团。当时边肖虽小有名气,却不会演现代戏,更不识谱。文工团的领导当着大家的面毫不留情地批评他:“现代人不会演现代戏,连谱子都不认识,还能干啥!”羞得边肖满脸通红。倔犟的他硬是逼着自己学习。在1999年甘肃省新创剧目调演中,边肖主演现代戏《高山情》中“龙志华”一角,荣获表演二等奖。
  无论训练、学习还是排练、演出,边肖的倔犟始终如一。刚到省陇剧院时,边肖是B组,只能在排练厅看着、听着,可倔劲还是一不小心就上来了。刚好敦煌百年文艺演出时,A组演员嗓子出现问题,边肖应急救场,连演八场,一唱一个好。

  真实的生活

  边肖的办公室很简陋,一张沙发一个办公桌,还有一个四层的很旧的小书柜,摆满了京剧、民歌、秦腔等方面的书籍和碟片。窗台上,放着一张很破旧的小桌子,上面铺着宣纸,放着毛笔,这是他闲暇时候的消遣。“在武威的时候就开始练书法了,当时从事文艺工作比较边缘化,要为自己找到一个支撑点。”其实,生活更需要支撑点。从1993年开始,边肖白天上班,晚上就去卖服装,“老婆孩子要吃饭啊。”边肖很清楚如果家里安顿不好,就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工作。
  2000年,在中国首届秦腔艺术节上,边肖主演《白逼宫》中“汉献帝”一角。18分钟的演出,响起如雷的掌声20多次。这引起了评委刘玉林的注意,并邀请他到北京发展。北京,是无数艺人向往的平台,可边肖反复考虑,还是放弃了。“有家有孩子,不能只考虑自己。艺术来源于生活,可生活不能艺术化,是很现实的。”他说。生活中边肖很豪爽,几乎每次演出完,他都喜欢和朋友喝两杯。“喝完酒嗓子还特别好。”他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