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离休20余年的北京人艺老艺术家蓝天野,在2011年却特别的忙:从6月下旬到7月初,久别舞台的他,参演了北京人艺重新排演的大戏《家》;而紧接着,8月底,他又第三次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这两件事儿,其实都在我的‘计划外’,也耗了我不少精力。结果现在原本自己想做的一些事情,现在还没来得及做呢。”
  不过,虽然辛苦而劳累,但蓝老却也很享受这个过程。

  新旧两部《家》,一样“传帮带”

  当北京人艺宣称《家》将邀请蓝天野和朱旭两位老艺术家出演时,很多人便把目光集中在了两位老人的身上。特别是离开舞台许久的蓝天野,不少媒体称其“阔别舞台长达19年”。但蓝老自己算了一笔账:“其实,‘19年’是最短的一个算法。”蓝天野说:早在1963年左右,他自己工作的编制就已经由演员转为导演了,只是偶尔兼任演员。而到了1987年,蓝天野60岁的时候,他办好了离休手续,不再演戏。不过,有一个戏蓝老却没法“退”下来,这就是已经成为北京人艺“镇院之宝”的经典话剧《茶馆》:“我们第一批排演《茶馆》的人都得来演,每年都要演几次,一直演到1992年。这么算才是19年。”
  “可能有些人离退休以后也还是想演戏,但我自己离开得比较彻底:不排戏、不演戏,也不看戏了。”一开始,人们很难再看到蓝天野和舞台之间有什么联系。不过,近些年来,有人发现,每当北京人艺排演一些比较重要的戏时,蓝天野也会出现在剧场里,“看戏,现在成了我们的‘任务’之一了。”蓝老介绍说:北京人艺近年来恢复了“艺术委员会”制度,将蓝天野、苏民、郑榕、朱旭等几位老一辈北京人艺的表演艺术家请回来,参加艺术委员会的活动,“我原以为我们在艺委会也就是挂个名。没想到艺委会真的就是叫我们一起讨论剧院的方针大计、远景规划。另外还有一些很具体的事情,比如要求你看戏:一个戏排练过程中,最后一遍在排练场连排,你要看一次,然后提意见;见观众的头一天,你也要看一次。另外还有讨论剧本:剧院专门有人负责筛选一些供考虑的剧本,艺委会看过之后讨论适合不适合上演……”
  “突然有一天,张和平院长叫上我们老两口和朱旭老两口一起吃饭。我就知道肯定有事儿。”但蓝天野没想到的是,这顿饭乃是北京人艺领导班子约请二老出山演戏的“鸿门宴”。“说实话,我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个事。我觉得朱旭还好,因为近些年来他没断了演戏。而我已经离开舞台、离开话剧很久了,感觉脑子里太生疏了,不知道还演不演得动。”不过,出于对北京人艺多年来的感情,蓝天野还是决定再考虑考虑。
  其实,早在1984年,蓝天野就曾作为导演排演过《家》,自然对这部戏十分熟悉:“我估计按照常规思路,剧组会让我去演高老太爷,朱旭演冯乐山。”但希望“要演就得有所突破”的蓝天野,却决定打破自己此前几乎从未演过反派角色的惯例,要跟朱旭“换一换”,自己来演冯乐山:“这样也许能在创作方面激发点儿什么,也能促使自己重新认真地去找寻一个创作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