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演员的最大价值不就是证明自己还活在舞台上吗?有几个被人记住的角色,就像王莘的《歌唱祖国》一样经久不衰,这是一个艺术家追求的最高境界。我不想成为明星,星星有升起就有落下的时候,而一名真正的艺术家是被人放在心里尊重的,(能经过努力成为艺术家)那我这辈子就没白活。”提起自己对北京曲剧艺术生涯的追求,演员孙宁深情地说。

  17岁高二那年,当孙宁连“北京曲剧”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仅仅因为北京戏校老师一句话“这孩子唱得不错”,本来陪朋友报考北京戏校的孙宁阴差阳错地进入戏校开始学习曲剧,虽然父母当时都表示反对,但执拗的孙宁还是义无反顾地投身曲剧,在3年的专业学习后进入北京市曲剧团,从此与曲剧结下了一生的缘分,曲剧舞台也成为孙宁最为眷恋的实现自身价值的热土。“如果说事业是你所喜好的,职业是维持你生存的,那么事业和职业能结合起来就是幸福的。曲剧既是我的职业,又是我的事业,所以我觉得很幸福。”孙宁如是说。

  对于曲剧的不懈追求让孙宁有机会在舞台上尝试不同的角色,从最新献礼剧《歌唱》中的“王同志”到《烟壶》中的聂小轩,再到《龙须沟》中的赵大爷、《茶馆》中鲜活的刘麻子、《正红旗下》老舍的父亲,一路走来,尝试了不同角色的孙宁对自己的评价是:“还可以,只要让我站到曲剧的舞台上,我就一定会继续演下去、唱下去。”

  1995年孙宁以《烟壶》一剧获文化部第六届中国艺术节文华表演奖,来自业界的肯定坚定了孙宁走曲剧艺术道路的信心。尽管有一段时间,孙宁也曾活跃在各大影视剧的拍摄活动中,在《走向共和》、《德龄公主》、《贞观之治》、《大明奇才》等影视作品中都有上佳表现,但是一旦曲剧需要,孙宁一定会毫无怨言地推掉外面的邀约,全身心地投入到曲剧角色的演绎中。

  孙宁说之所以选择演员这个职业,是因为喜欢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觉,看到台下观众对自己表演的认可,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孙宁提到,有一次《龙须沟》在清华大学礼堂演出,演出结束的时候,礼堂里的学生一遍遍鼓掌就是不肯离开,整个剧组光谢幕就谢了7次。这样的事情孙宁经历了很多,外界观众给予曲剧艺术的支持令他感动良久。“我觉得这个剧种是很具生命力的,它很少给你设限,你只能这样,不能那样。北京曲剧从它的语言和唱腔上,讲求字正腔圆,不受地域的限制。我们即使到南方去演出,大部分观众也都听得懂,并且非常喜爱,所以这是一个可以全国普及的剧种。”谈到曲剧发展的空间,孙宁满怀信心地表示。

  “我从饰演的很多角色中体验到不同的人生,发现用角色的视角去思考问题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所以很感激曲剧给了我尝试不同人生的机会,它将是我毕生的艺术追求。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应当有终生奉献的精神,所以只要身体健康,我就不会脱离舞台。”孙宁用最直白的语言表达着对曲剧艺术的热爱,未来的他仍然希望尝试不同的角色,感受不同的生活,与观众分享人生的酸甜苦辣:“剧本可以更深刻一点,人物更有层次感一点,我还从来没有演过农村戏,如果有机会我很乐意去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