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7日晚,《云南映象》第三次在四川省锦城艺术宫上演。著名舞蹈家杨丽萍在清冷的月光下幻化成孔雀轻盈起舞,营造出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境。
  对成都观众而言,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在《云南映象》中看到杨丽萍的身影了。这位已经53岁的舞蹈家,刚刚宣布即将退出舞台。而她演出的最后一部舞蹈作品,是将于明年推出的舞剧《孔雀》。
  杨丽萍,这位以跳孔雀舞闻名的舞蹈家,最终选择了以孔雀终结自己的舞台生涯。此次演出前,杨丽萍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希望《孔雀》能像《天鹅湖》一样成为经典

  从《云南映象》到《云南的响声》,再到《藏谜》,杨丽萍每次出手,都被模仿,但从未被超越。她的收官之作《孔雀》,也因此更受期待。
  记者:很多舞迷因为 《雀之灵》喜欢上你,选择以《孔雀》终结演出生涯,是不是有特别的寓意?
  杨丽萍: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嘛。我1979年从演舞剧《孔雀公主》开始,跳了将近30年孔雀舞。现在把《雀之灵》衍生为一个舞剧,算是为舞蹈生涯打个总结。为什么我喜欢跳孔雀舞?只要在云南村寨里生活过,就会知道孔雀有多美。上世纪70年代,我随歌舞团在傣族村寨里生活了几个月。那时,寨子的小路上猴子、野象不时出没,但最美的就是孔雀,它们一群一群从头顶上飞过,开屏时,光线从尾巴上一点一点穿透下来,美得让人炫目。
  记者:现在排的舞剧《孔雀》和当年跳的孔雀舞,有什么不同?
  杨丽萍:《孔雀》讲一个以孔雀为主角的故事,有点带半自传性质。我还是演孔雀,但是现在的我无论是审美,还是对生命的理解,和以前都截然不同,跳出来的感觉也会不一样。可能我会从人性、生命本质的角度,把对大自然的一种感悟跳出来,完成人和自然的特殊情感交流。《孔雀》的故事现在还不能透露,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这部舞剧肯定很特别,到时候观众肯定会看到一些不一样的舞蹈样式,比如怎样去表现孔雀的飞翔、溪水的流动、植物的生长等等。现在不光是我,我们团里的所有演员都在参与舞蹈动作的创作,希望可以通过孔雀的动作,来表现爱恨、诱惑、伤害、彷徨。
  记者:大家从来就对你的作品充满期待,你自己期望《孔雀》能有一个怎样的演出效果?
  杨丽萍:孔雀和天鹅一样,都是非常美丽的动物。现在只要一说到西方的经典芭蕾,《天鹅湖》就是代表,我当然希望《孔雀》也能像《天鹅湖》一样,成为来自东方的经典。大自然的东西没有国界,我觉得孔雀应该具备这种感动全世界观众的气质。
  《孔雀》不再是《云南映象》这种原生态的舞蹈,而是一部非常有个性、又不失艺术共通性的艺术作品。除了彩旗、虾嘎等《云南映象》里的优秀演员,我们大量起用了国内顶级的舞蹈家和幕后人员。比如,灯光设计沙晓岚,曾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设计焰火;作曲家三宝为我们作曲;广州现代舞团的著名编导高成明参与舞蹈设计;其中好几个男主角,都是在国际上得过大奖的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