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7日、28日,作为庆祝建党90周年五大地方戏曲献礼演出之一,重庆市川剧院创排的川剧《李亚仙》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上演。
  川剧《李亚仙》脱胎于川剧《绣襦记》和唐代传奇《李娃传》,由罗怀臻编剧、谢平安执导,川剧表演艺术家、戏剧梅花奖二度梅获得者沈铁梅领衔主演,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孙勇波、黄荣华分别担任主演和领腔。该剧以现代人的价值取向和审美趣味,重新诠释了歌伎李亚仙与官宦子弟郑元和的爱情故事。
  《李亚仙》于2007年国庆节在重庆首演,获得观众首肯,即被确定为重庆市舞台艺术重点剧目;2008年5月进行了第二版创作,于重庆直辖11周年纪念演出,反响热烈;2008年11月北京戏剧舞蹈演出季,《李亚仙》作为重点剧目进京首演;2009年4月进行了第三版创作,拉开了川剧《李亚仙》走进校园、走向当代青年系列演出活动的序幕;2009年5月,该剧在第三届全国地方戏优秀剧目展演(南方片)中荣获二等奖;在进行了百余场演出、汇总了各方面的修改建议之后,又于2010年4月进行了第四版创作,参加第九届中国艺术节暨第十三届文华奖评选,荣获文华大奖特别奖第一名和文华表演奖。

  老戏新探

  《李亚仙》是重庆市川剧院又一次老戏新探的尝试,内容和形式上都有创新。在传统《绣襦记》的故事里,官宦子弟郑元和赴京应试,与歌伎李亚仙相恋,千金散尽,被鸨母逐出,流落街头。后被其父郑北海发现,认为有辱家门,鞭笞至死,弃尸荒郊,幸得乞丐救活。一日,郑元和行乞途中偶遇李亚仙,被李亚仙带回,郑元和依然贪恋李亚仙美色。为劝诫郑元和一心向学,李亚仙自刺双目以示激励。郑元和遂发奋攻书,终于中试做官。父子、夫妻、翁媳尽释前嫌,合家团圆。几乎与所有皆大欢喜的故事一样,《绣襦记》中的李亚仙被塑造成传统观念所希望的忍辱负重、深明大义的完美形象,而沈铁梅认为,原著中郑、李二人的情感逻辑是存在问题的,李亚仙的形象过于高大全,事实上,在郑、李二人的情感纠葛中,身份和价值观的悬殊,使李亚仙的悲剧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川剧《李亚仙》的最大改动也基于此。
  不破不立,是当年给沈铁梅带来无数赞誉的川剧《金子》的成功之道,《金子》对原著《原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大改而不乱改的思路也被用到川剧《李亚仙》中,故事蓝本中的大团圆结局变成了悲剧色彩浓厚的结尾——自残致盲的青楼女子李亚仙终被金榜高中的公子哥抛弃,弃妇李亚仙仰天长啸幡然醒悟:她与郑元和之间的所谓爱情不过是场虚妄的飞蛾扑火。
  沈铁梅将改动后的结尾总结为“明者迷,盲者明”,“李亚仙的悲剧,在于她心气太高,反倒是最后的一无所有,让她看破前尘,激发了她的自尊、自爱、自省,此前她执迷不悟不惜自残的时候,其实内心非常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