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秋,演出非常成功,这个宋庆龄塑造得真实,而且又是典型程派的人物,很不错!”京剧《宋家姐妹》首演结束当天晚上,向迟小秋表示祝贺的电话接踵而来。剧中,迟小秋以抑扬顿挫、深切委婉的程派唱腔演绎着这位伟大女性复杂的心路历程,并以其沉稳端庄的表演、一气呵成的大段唱腔,成功塑造了宋庆龄的形象,获得了专家和戏迷的一致好评。

  迟小秋,被业内专家誉为“程派艺术的标准传人”。1981年,她跟随程派嫡传弟子王吟秋学习《锁麟囊》、《六月雪》、《荒山泪》等程派经典时,先生赠名“迟小秋”,其间对她寄予了传承程派艺术的殷殷期待,令她演戏做人都不敢有丝毫懈怠。待到1983年正式拜王吟秋为师后,她更是认准了自己的人生归属。1984年,年仅19岁的迟小秋就荣获了第二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同年被选为中国戏剧家协会最年轻的理事,并于1997年荣获第七届文华奖、2005年入选《中国京剧百美图》……成名越早,压力也就越大,但迟小秋却举重若轻,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舞台之路。

  谈起此次排演《宋家姐妹》的创作体会,迟小秋有诸多感慨:“演戏首在演人物。有些梨园前辈为什么有‘活曹操’‘活武松’之称?因为他们把人物吃透了,精气神抓住了。虽然谁都没见过曹操和武松,但都觉得舞台上那位就是。从决定做这个戏开始,我做的头一件事就是搜集关于宋庆龄的传记、资料,下苦功夫,有空就看、就想、就琢磨,努力把握人物的特点。宋庆龄是个精神境界高远、情感层次丰富的伟大女性,她在本剧中的心理轨迹,是一个面临两难抉择、从纠结到突破的发展变化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演员既要准确把握她风华绝代的一贯形象特征,更要体现出她端庄大气和平易朴素的精神气质,还要在不同的情境里,表现出她那具体的复杂细腻、深邃感人的情感活动。这样的人物,演起来难度很大,但有‘嚼头’、有空间。”

  找准了这样的表演目标之后,下面就是如何用程派的艺术特质去“贴”这个人物、去契合她的内在气质。迟小秋说:“这是个既纠结又欢喜的事。贴不准的时候,有一种推不开门的感觉;贴准了,那种愉悦的体验难以言说。在一些影像资料中,我捕捉到了宋庆龄的几个习惯性动作将其融入了现场表演,使得人物看起来更加饱满。比如面对母亲的时候,多用半蹲的身段,以表现孝敬;而面对妹妹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手足情。比如在剧中3次与妹妹美龄拥抱,我将内心情感分成3个层次去表演。第一次是许久未见妹妹的喜悦的拥抱;第二次是妹妹回忆当年如何帮助姐姐嫁给中山先生,是一份内存感激的拥抱;第三次是最后姐妹分手时深情痛苦的拥抱,让观众切身感受到人物此时亲情和政治选择撕裂的内心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