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秋声海上来,当时清誉重歌台。牡丹亭畔惊幽梦,艺苑同心赏别才。——1923年,程砚秋来沪演出,余以业余身份,配演《牡丹亭·惊梦》,是为二人订交之始。 (摘自俞振飞组诗《八十自寿》)

  携手演昆剧《游园惊梦》

  俞振飞21岁那年,一个重要人物出现了。虽然俞振飞和他从相识到相知,也曾有过许多坎坎坷坷,但他确实从此改变了俞振飞的人生。他就是京剧程派艺术的创始人程砚秋。
  1923年9月,20岁的程砚秋和他的戏班“和声社”第二次来沪,演于丹桂第一台。当时,“梅(兰芳)程(砚秋)争胜”之势,已初露端倪。“捧梅团”、“捧程团”虽无其名,却有其实。捧程团首领陈叔通建议程砚秋唱一场昆剧。因为梅兰芳每到上海演出,总要唱一两场昆曲戏。程砚秋却有些为难。梅兰芳的班子里有两套“场面”(乐队),一套京剧的,一套昆曲的。而程砚秋的班子里能唱昆曲的演员不多,也没有昆曲的“场面”,只有一出《游园惊梦》还能唱,春香这个角色吴富琴可以应工,唯独找不到合适的小生演柳梦梅。陈叔通告诉他,上海有一青年票友俞振飞,是“江南曲圣”俞粟庐之子,昆剧、皮黄皆精,柳梦梅一角尤其出色,请他合演,必然成功。程砚秋闻言大喜,即烦引见。陈叔通和俞振飞素无往来,于是转请上海江海关总督姚文敷与袁伯夔出面相邀。
  程、俞第一次见面是在程砚秋下榻的沧州饭店。俞振飞一见程砚秋,就觉得他清新脱俗,气质非凡,真是“秋菊如神兰如骨”,恐怕梨园界很少有人比得。程砚秋打量俞振飞,果然如朋友们所说,儒雅俊朗,风骨天成,有一种北国男子很少有的神采风韵。这一对年方弱冠的青年,一见面就谈得十分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俞振飞详细介绍了南方昆剧《游园惊梦》的演法,程砚秋听了大为高兴,他谦逊地说:“过去我学的身段比你们演的简单,你们的演法好,你不要有顾虑,应该怎么演就怎么演,我跟着你。”俞振飞给他说了几个地方,加了一些身段,排了一遍就登台演出了。
  二十世纪20年代的上海,昆曲已经叫好不叫座了。即使是最负盛名的梅兰芳,演京剧场场客满,演昆剧,卖座也必然下滑。谁知程、俞合演《游园惊梦》,竟引起不小轰动,丹桂第一台座无虚席。一则程砚秋锐气方盛,如日东升,加上他第一次在沪露演昆剧,势必夺人眼球;二则俞振飞是“江南曲圣”之子,昆曲“叶堂正宗”唱口,不论扮相、身段,俱已臻上乘,又为程所“特邀”,《申报》刊登的大幅广告,俞振飞的名字赫然列于程砚秋之前。是日,观众趋之若鹜,演出得到观众和行家的一致好评。罗瘿公在《申报》撰文,称赞程、俞的合作是“绛树双声”、“感日月合璧之快”。1925年和1928年,程砚秋来沪演出,俞振飞与他合作演出了《奇双会》、《玉堂春》等剧。这一时期,可看作程、俞的第一次携手,那时的俞振飞,还是一位“票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