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慧琴,中国国家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主攻京剧老旦。多年来,她塑造了许多深入人心的角色,如京剧电视连续剧《契丹英后》中的萧太后、数字电影《对花枪》中的姜桂芝、现代戏《北国红姑娘》中的朝鲜族妇女安顺福、新编历史剧《火醒神州》中的慈禧、新编历史剧《哥哥走西口》中的常母、《杨门女将》中的佘太君……因其能胜任各个时期、各种性格的老旦角色,得一雅号“千面老旦”。2010年,袁慧琴因在国家京剧院新编历史剧《曙色紫禁城》中饰演慈禧而又一次备受瞩目。

  记者:对于媒体常以“时尚老旦”“千面老旦”来评价您,自己的感受是什么呢?
  袁慧琴:优秀的艺术家都是有个性的,我主张彰显个性,有自己的独立艺术人格和魅力,否则,太拘泥于传统,只能是前辈艺术家的克隆,那样就一直是《钓金龟》、《岳母刺字》,就不会有《红灯记》、《契丹英后》,也不会有《曙色紫禁城》。这是我比较清醒、特立独行的地方。京剧应该有这种气魄,随着时代往前发展,这也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我的恩师老旦表演艺术家李金泉常对我说:你的条件跟别人不一样,你有优势,好好地把握一定能闯出一条新的路子。

  记者:什么缘故促使您出演《曙色紫禁城》?
  袁慧琴:我当时看话剧《徳龄与慈禧》的时候,刚看完前半场就很兴奋,感觉如果在京剧舞台上呈现这个戏,会有一种久违的清新淡雅的高贵之气。我坚信如果用京剧的唱念做打来表现,一定会让这出戏更有感染力,更加打动人。而且我很看好《曙色紫禁城》这一历史性的题材对人性的诠释。看到了这个作品的难能可贵之处,就想把自己对题材的理解和感受塑造成舞台形象,传达给观众。这也是我选择这个题材的出发点。

  记者:对于《曙色紫禁城》的风格,您觉得如何描述比较准确呢?
  袁慧琴:我觉得京剧本身那种流光溢彩的华美气质应该更加彰显,并将这种灿烂感打造成一种大气磅礴的美。现代化的传媒和艺术手段对京剧的冲击日渐增大,古老的艺术如何发展,如何在作品中契合当下观众的审美情趣,我觉得这个题材能实现我的“大气磅礴之美”的想法。我记得老一辈导演艺术大师焦菊隐曾经提出“一戏一格”,我们就希望在《曙色紫禁城》中创造一种大气清新的风格。
      《曙色紫禁城》第一次演出后,受到欢迎,有专家说在戏中看到了我的艺术追求。我想,这样高度的审美,是我作为国家京剧院的演员应该追求的艺术风貌。

  记者:一路走来,您的艺术道路上给您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袁慧琴:一个真正好的戏曲演员,靠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努力,身上还凝聚了很多老师的心血。我是个幸运儿,跟了很多好老师。我的启蒙老师是湖北著名京剧艺术家靳万春。后来,我又到北京正式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老旦泰斗李金泉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