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陕西省戏曲研究院艺术总监李梅从事戏曲表演艺术的第30个年头。30年来,她塑造了一系列经典的艺术形象:《留下真情》中的刘姐、《迟开的玫瑰》中的乔雪梅以及《大树西迁》中的孟冰茜等。30年的跋涉也让她收获颇丰:两度获得文华表演奖、中国戏曲梅花奖和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奖。“明年,我希望能在北京举行个人专场演出,以感谢全国观众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李梅说。

  在第九届中国艺术节上,李梅获得了首次单独评选的文华表演奖。她主演的秦腔现代戏《大树西迁》获得了文华优秀剧目奖。说起《大树西迁》,李梅滔滔不绝:“从2004年排练这部戏开始,我就非常‘痛苦’,不管从思想上还是身体上都付出了很多努力。”为了把握主人公孟冰茜教授的气质、揣摩其内心的变化,李梅翻阅了大量资料,并不断与西安交大的教授们沟通交流。

  《大树西迁》讲述的是上世纪50年代,上海交大响应国家支援大西北的号召,迁校西安的真实故事。对于李梅而言,难在要跨越50年,表现主人公从30岁到80岁的心路历程。这对戏曲演员而言是一次行当的突破,年轻时要按正、小旦来演,而步入老年则要用老旦的风格。“这期间的表演不能局限于特定的行当,声腔和形体方面的变化要循序渐进,不能让观众觉得突然。”李梅说,由于以前专攻正、小旦,从来没饰演过老年角色,因此开始时找不到老年的感觉,对老年人的步履体态都抓不准。为了让表演形象到位,她就在生活中整天模仿老年人驼背走路。人物塑造成功了,而她却因此患上了颈椎增生。

  抓住这些外在的东西后,李梅逐渐走进了人物的内心,开始与孟冰茜教授有了心灵上的接轨。“从一个留洋归来对西北毫不了解甚至有些厌恶的上海女人,到成为扎根大西北迷恋黄土地的大学教授,主人公的内心冲突和落差是巨大的,并在事业、家庭的矛盾中走向成熟。”李梅说,她为这个角色倾注了所有心血,同时自己也被知识分子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所感动,每次演出都热泪盈眶。

  回顾自己走过的30年从艺道路,李梅说首先要感谢整个团队,因为能走到今天是靠大家共同的努力,而自己只是最大的受益者。“30年来,虽然历经坎坷,但心中很踏实、很快乐、很幸福。”李梅说,传统戏曲给了她很多滋养,包括艺术上和精神上的。

  《大树西迁》的修改打磨还在继续,李梅希望这部戏能够入围国家舞台精品工程十大剧目。“秦腔应该走遍全国,而不仅仅是西北地区的剧种。现在阻碍秦腔走出去的瓶颈之一就是缺少好的剧目。”

  李梅计划再排两部传统戏,新创历史剧或者老剧新编。她说,秦腔优秀艺术家太多了,但在全国知名的并不多,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作品不够丰富,她希望通过两代人的努力打造出一些脍炙人口的剧目,让秦腔能够流传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