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月以来,犹如严凤英附体,吴琼铆足了劲,晚上终于可以躺下来时,她觉得自己都快虚脱了。吴琼为《严凤英》瘦了十多斤。
  数年以来,吴琼执著地在艺术舞台上摸爬滚打,既是制作人,又是出品人,更是主演……开演唱会,演黄梅戏,在国营院团、民营院团与企业之间运筹帷幄,她是独一无二的吴琼。
  6月26日开始,大型黄梅戏舞台剧《严凤英》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在约两个半小时的演出里,吴琼使出浑身解数,付出全部情感,以自己的勤奋与刻苦,塑造出严凤英的天才与坎坷。她华丽、隽永、悲戚的演唱,不断赢得台下响亮的叫好声。像吴琼演出的每一部戏一样,《严凤英》又成为市场的宠儿。但是,《严凤英》的意义远远超出市场,超出眼下的时代,《严凤英》是一出值得推敲、理应被时代保留下来传给后人的作品。所以,演唱、表演、舞美、灯光等都呈现出一流水准的《严凤英》在被观众叫好之余,也引起了专家的或青睐或指摘,都是为了严凤英,都是为了吴琼,都是为了黄梅戏《严凤英》,所以,争鸣无害。在《严凤英》首轮演出之际,可以远望的是它在未来的进步,可以近观的是它在眼下的不俗与不足。不足需要用些时日细细思量,不俗则已分明大写在舞台上。

  色:灯光会说话

  舞台剧《严凤英》道具陈设和背景墙都非常简单,而这种简单却并没让舞台空洞,反而给人一种清爽自然的视觉效果,这种效果要归功于灯光智慧的变幻。
  在第一场戏中,谢文秋与严凤英即将分手,此时整个背景墙变成蓝色,离别的惆怅顿时充满整个舞台;而在严凤英事业有成,并获得美满婚姻时,舞台上再次以蓝色为主基调,却悬挂出一轮明月,严凤英一袭白色旗袍缓缓唱出柔美的唱段。此时严凤英充实安稳的心境在整个画面中得到完美的呈现。随后,在严凤英弃世的片段中,舞台上只余下一点微弱的灯光,黑色占据了整个画面,配以音乐的渲染,营造出一种肃杀之气,与前面的柔和画面形成强烈反差,宛如锐锤在观众心头猛地一击。
  变幻的灯光在剧情中还起到了场景调度的作用,在严凤英初尝爱情的一场戏中,灯光让整个舞台无限扩大,瞬间转变,干净而利落却给人清晰明朗的感觉,为整个叙事增色不少。观众为此叹为观止:“真是好,感觉灯光已经成了整个故事的一部分,把气氛渲染到了极致。”

  声:传统无疆界

  《严凤英》汇集了吴琼、黄新德、丁同、王英会、王晓明等戏曲艺术家,中国广播电视艺术团电影交响乐团为《严凤英》现场伴奏,指挥家王永吉担任指挥,中国广播合唱团现场和声,无疑,现场音效气势恢宏,而黄梅戏优美的传统唱腔仍得到了大力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