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戴玉强被世界三大男高音的经纪人所发掘,从而成为帕瓦罗蒂的首位亚洲弟子。从此戴玉强成为中国最红的歌剧明星。头顶着多个头衔,如“世界第四高”、“中国第一高”、“帕瓦罗蒂的接班人”等等。不过他更愿意说自己是一个思想的歌者,而不是一个发声机器。在接受采访时,戴玉强说:“我之所以能唱到今天,还有那么多人喜欢我,就是因为我有一颗孩子般的心灵。”

  这样的理念,落实到具体演绎每首歌曲时,戴玉强显然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太富有现场感染力,而其中的秘诀就在于他会根据歌曲的意境设定一个人物的存在——即以什么身份和什么方式来唱这些歌。在他看来,一切方法和技巧都要为这种理念服务。只有唱到别人心里去,才称得上是歌唱家。

  他是难得的全面歌剧人才

  作为一名古典音乐的演唱家,戴玉强在艺术事业上所取得的成就令人难以望其项背。他先后从师于颜可婷、韩德章、马秋华、金铁霖、吴其辉等多位名师。除了演唱一系列中国艺术歌曲外,戴玉强还在众多歌剧中担任主要角色。在世界各地,他曾主演过《图兰多》、《茶花女》、《卡门》、《波西米亚人》、《我心飞翔》等中外歌剧作品。国外歌剧友人称赞他是“中国歌剧的骄傲。”国内音乐界知名专家说他是“一位难得的全面的歌剧人才”。

  记者:听说最近你要和张艺谋合作主演鸟巢版的《图兰朵》,准备得如何?

  戴玉强:目前还没开始排练。最近基本都是在忙着演出其他的歌剧作品,如《青春之歌》、《太阳雪》等五六部中国歌剧作品。

  记者:如此频繁的演出,会否担心唱坏嗓子或体力不够?唱歌剧对男高音来说,体力其实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戴玉强:其实体力还好,嗓子的话只要不感冒就行,今年上半年状态不错,所以嗓子和体力都能承受。不过有时唱完高分量的作品,脖子也会抽筋。我平时也会打高尔夫球。

  记者:在中国歌剧界,媒体常用“歌剧明星”来形容你,你怎么看这个头衔?

  戴玉强:我觉得是一个体制问题吧,明星只是一个说法。我从1992年开始演歌剧,到现在一共演了20多部歌剧,在行内应该还算一个领军人物吧。最近国家大剧院举行第一届歌剧节,我还是歌剧大使,做了许多普及活动。

  记者:你是怎样普及歌剧的呢?

  戴玉强:我觉得还是要先引进优秀的歌剧作品介绍给大家,等观众具备了一定的基础后,再演新作品。其实现在投资歌剧的人也越来越多,下半年国家大剧院会推出一部新作品《西施》,我演越王勾践。

  他的高音曾打动帕瓦罗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