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地人眼里,孟京辉几乎就是小剧场话剧或者先锋话剧的同义词,其导演的话剧《恋爱中的犀牛》《琥珀》《艳遇》等,都有着很高的知名度。“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但作为一代话剧的开拓者,孟京辉的意义,孟京辉的思想,或许正可以给我们一些启迪。近日,围绕“首届万科话剧节”进行宣传的大连媒体,通过电子邮件对孟京辉进行了采访。有意思的是,在接到邮件之后,这位忙碌的大师,拿过助理打印好的采访提纲,几乎文不加点地在瞬间进行了回答。其间见灵见性见锋芒,多有思想的火花闪现,读来令人快意。

  问:话剧之于一座城市的意义是什么?
  答:像博物馆、图书馆、剧场、动物园一样,是一个城市重要的精神空气。
  问:您怎样看待话剧的形式?比如先锋话剧。您又是怎样看待层出不穷的模仿品的?
  答:先锋话剧不仅仅是形式,重要的是姿态,是一个人对一个人的进入方式。单说到形式,有意义,那是必须的,又没意义,形式是表达的虚无。
  问:有人说:话剧可以是严肃的,可以有趣的,但不是娱乐的。您怎么看?
  答:话剧什么样儿的都有,不能自己喜欢一种,就否定和扼杀别人,那属于法西斯的做法。但很明显,话剧有高下之分:观念上,技术上,美学上,故事上,情感上,种种不同。
  问:您认为话剧会成为一种大众产品吗?您心中理想的话剧生存状态是什么样子的?
  答:话剧不会!我理想的话剧生存状态是多元发展,创作繁茂,市场道德公平。
  评判标准不是唯一的,各玩各的
  问:是什么让您一直都没有放弃这个行业,即使在最苦最难的时候?
  答:谁都别太自信,有一天我厌倦了,一颗炸弹把戏剧炸得乱七八糟。凤凰重生嘛。
  问:话剧创作和人的阅历、眼界是分不开的,那么对于不同年龄阶段的创作,您的评判标准是怎样的?
  答:大鸟也叫,小鸟也叫,难听的也好听,好听的更好听。
  问:今年的万科话剧节的一个内容是大学生话剧节,那么在青年话剧中,您更看重的是作品,还是什么?
  答:除了作品,当然是人品啦!
  问:大连首届大学生话剧节中,大连各大高校的话剧社团上演了十余场精彩的微型话剧,从中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一种精神,那么您想对这些孩子们的话剧之路说些什么呢?
  答:走自己的,干自己的,玩自己的,让那些权威们、专家们、吹牛的导师们,见鬼去吧!见鬼去吧! 别相信比赛,创作也不会饿死人
  问:获奖就代表成功吗?我需要一直参加比赛吗?
  答:千万别参加什么比赛,越比越傻,越赛越糊涂,还费钱,比赛就是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阴谋,另一群人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