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豆豆,一个被誉为“中国跳舞跳得最男人的舞者”,一个在世界舞坛上舞出中国风的中国舞者。

  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这位少年成名、享誉国际的青年舞蹈家说:“男性风格和中国文化是我舞蹈艺术的两大特色。舞蹈是表达我心灵的语言,但选择了舞蹈就等于选择了孤独。”

  1995年的春晚,年仅18岁的黄豆豆以《醉鼓》一舞成名;1997年的全国“桃李杯”舞蹈比赛,他凭借《秦俑魂》一举折桂;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闭幕式,他以《中国功夫》技惊四座;2006年,谭盾、张艺谋、多明戈在美国大都会歌剧院合作歌剧《秦始皇》,他集舞蹈编导和首席舞者于一身;2007年,谭盾打造实景音乐大典《禅宗少林·音乐大典》,他既是编舞又是导演;2008年,他以新作《墨舞》舞动着中国书法的传奇;2009年的美国百老汇,他应邀为音乐剧《李小龙》编舞……

  谈风格:看《少林寺》悟出“阳刚美”

  广州日报:从你最初的成名作《醉鼓》开始,你的舞蹈始终呈现出一种男性阳刚之美,对于这种舞蹈风格,你自己怎么看?

  黄豆豆:我从来没有刻意去想过一定要在舞台上创造某种阳刚的东西,我自己怎么去理解力量,我就怎么用我的肢体语言去表现。作为一个舞者,阳刚的韵味也好,奔放的激情也好,都是我用肢体语言来表现我自己的思想。我是“70后”,正赶上李连杰主演的电影《少林寺》上映,它深深地影响了我,学功夫的念头从那时起便开始生根发芽了。后来,我没有去学功夫,而是学了舞蹈。

  广州日报:从舞蹈技术上来讲,过度的阳刚会不会损害舞蹈柔美的技巧性?

  黄豆豆:相对于柔美来说,用舞蹈表现阳刚的确难度比较大一点。于是,我将舞蹈之外的一些东西加入到我的舞蹈中,比如戏曲、武术等。作为一个舞者,我的身材有点矮,这本来是劣势,但我反而可以借助一些道具,增加一些高个子舞蹈演员不能完成的动作,增加舞蹈的技术性,比如在鼓上起舞,在桌子上翻腾等。

  广州日报:你的不少舞蹈都从中国传统文化中迸发激情,在世界舞坛上刮起了一阵中国风,这种“中国风”舞蹈风格,是怎么形成的?

  黄豆豆:一开始,我学的就是中国舞,大学毕业后,我跳了两三年现代舞。当我在国外跳现代舞时,面对那些来自不同国家的现代舞舞者,我就在想,我跟这些人的不同在哪里?我觉得,回归到中国文化才是我与他们的不同,才是我的特点。在我编舞和演出的舞蹈作品中,我开始尝试用新的方法去演绎中国文化。

  广州日报:从你多年来在国际舞坛上的交流和演出实践来看,中国舞和中国人在国际舞坛的影响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