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冰说,自己演《鸟人》的优势就是16年前看林连昆演了130场。

  人艺经典话剧《鸟人》以及电视剧《一锁五十年》,让何冰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内,下半年,他还将参演人艺委约刘恒创作的大戏。与前几年接受采访时相比,今年41岁、已经坐进“人艺第一化妆间”的何冰谈吐之中少了几分锋芒,却多了几分恬淡和耐心。他说演电视剧只是“营生”,争名逐利也都已是过眼云烟。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家庭和孩子也越来越成为他生活的重心。在这个“不惑”的年纪,他的“惑”不是为了拿奖或是曝光率,而是等待一个舞台形象———就像濮存昕去年等到了“哈姆雷特”。

  ■ 名片
  何冰 北京人,1991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两次梅花奖获得者。
  近期主要作品有话剧《鸟人》、《茶馆》、《刺客》,电视剧《大宋提刑官》、《一锁五十年》等。

  《鸟人》 这次是赶鸭子上架

  我是三位一体,创作者何冰,创作材料何冰,创作结果还是何冰,天底下就这么一个职业是这样,所以我要等待这个材料的变化。

  新京报:让你接替16年前的林连昆主演话剧《鸟人》,大家都觉得你和他的感觉不太一样,过士行也曾首选梁冠华,但你最终还是接演了,为什么?

  何冰:当时林连昆老师正是舞台巅峰时刻,实在是演得太好了。我认为北京人艺历史上,他有四个角色再无法超越,一个就是《鸟人》中的三爷,一个是《天下第一楼》里的常贵,还有《狗儿爷涅槃》中的狗儿爷和《红白喜事》里的郑二伯。所以当时找我,我说这哪成,演不了啊,差距太明显。所以说实话,我这次算是赶鸭子上架。但我的先天优势就在于,当年看林老师演了130场,可以照着老先生学。再有就是,我也活了41岁,演戏演了20年了,总有点自己生命里的体验,希望尽可能地把它带到舞台上,引起共鸣。

  新京报:你跟林兆华导演合作不止一个戏了,这次他对你有没有新的要求?

  何冰:这次林兆华对表演的要求和以前不太一样,16年前,我们主要强调自然的生活状态,这次要更寓言和卡通,表演会更简单和夸张。举个例子,我手边有个茶杯,我一敲桌子,意思就是你给我上水,很简单,意思表达得也很清晰。

  新京报:林连昆演《鸟人》时正是事业的巅峰期,你现在处于什么时期?

  何冰:百尺竿头继续努力的时期吧。我觉得我还会出现更好的状态。(为什么?)因为演员有一点跟其他职业都不一样的。我是三位一体,创作者何冰,创作材料何冰,创作结果还是何冰,天底下就这么一个职业是这样,所以我要等待这个材料的变化。他从幼稚无知到懵懂,到成熟期,再入佳境,这是一个必须要等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