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洛勇担任过百老汇历史上演出时长排名第四的《西贡小姐》的男主演,这一次,国家大剧院将他邀请来与袁泉一起诠释经典名著《简·爱》,王洛勇因为能回国参演舞台剧而兴奋不已。

  进行时 《简·爱》有现代意义

  记者:《简·爱》这个故事的现代意义在哪里?

  王洛勇:认真读过《简·爱》的剧本后,我突然觉得这个作品好像及时雨。因为它里面表述的人们对物质生活的渴望,对金钱、珠宝、豪宅的追求,与我们现在的社会是不谋而合的。重看《简·爱》,你会发现,它那种人之初,性本真,崇尚自由的品格,仍然有着现实意义。

   记者:如果拿你的罗切斯特和别的版本比,你在意吗?

  王洛勇:记得1996年时,1970年《简·爱》电影版的罗切斯特扮演者曾参加我演出的《西贡小姐》庆祝酒会,他的一句话我记忆犹新,他说,其实演员一生一世都会面对重新创造一个角色的过程,如果我们掉进前辈们创造的范本,就会成为自己的敌人把自己歼灭。可是如果学习前辈之后,我们敢于彻底忘掉它,变成自己真实的情感流露,这样的作品一定会打上自己的烙印。

  过去时 与张艺谋陈凯歌擦肩而过

  记者:据说费翔在《西贡小姐》里,只演了一个配角,而你却能演到主角,这背后一定有不少故事吧。

  王洛勇:我去敲《西贡小姐》剧组大门的时候,就好比今天我们在排《简·爱》的时候,一个人突然背着包,操着河南口音说,“我是河南人,你们的罗切斯特能不能让我试一试。”当时百老汇演员都觉得从哪里跑出来一个中国疯子。后来剧组给我3个星期的主演合同,老板跟我说,现在的男主角嗓子有点问题,你过来垫下场。没想到演到第二个星期,老板就说,洛勇我们给你9个月的合同。

  记者:演出《西贡小姐》过程中你也舍弃过不少好机会?

  王洛勇:在演《西贡小姐》的时候,我有眼不识泰山失去了两次绝好的机会。一次是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一次是陈凯歌的《刺秦》。可是,由于拍摄时间太长,超出了我在百老汇签约的限度,最后擦肩而过。

  未来时 回国教学

  记者:你觉得在国外这些年学到最多的是什么?

  王洛勇:一堂台词课150美元,一星期我要上4小时。到后来没钱交不起学费,老师和同学还自愿为我捐款、捐物,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懂得了感恩和回馈。

  记者:那未来还有什么打算?

  王洛勇:今年9月份我就开始在上海戏剧学院教学了。上海市委批了一个奖金机制来引进国外的师资人才,我很幸运地被选上了。